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走进电大 >> 报道 >>正文
郑州电大:经典教学模式是怎样诞生的
中国网 时间: 2010-07-30  作者: 王铁军  文章来源: 中国远程教育  责任编辑: 文远  编辑信箱


作为主创者的孙龙国和一大批郑州电大老师为“一主三学”教学模式的
提炼和贯彻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电大30余年来,到底积累下了多少远程教育的经验财富,在如今的主流远教界,大约很少有人去想。以一例为证,“导学、助学、促学”的远程教育教学模式,为远教界人士所熟知,并在国内多个地区、多种教育类型的多所学校广泛流传和应用。这一模式,其实最早便是由郑州电大提出。在郑州电大的原创教学模式里,还包括“一主”,即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中心,统称为“一主三学”。

  这一模式的提出,可以追溯至1999年。那时的远教界,还在纠结于远教学习到底应该是教师主导还是学生自主的问题。至于远程教育的教学模式,更是很少有人能理清头绪。当时郑州电大提出“一主三学”的教学模式,以其简洁、准确、全面、实用的素质,令人有醍醐灌顶之感,无怪乎后来能广泛流传开来,并得到落实应用。

原创型教学模式

  郑州电大开始总结提炼自己的教学模式,是起自电大开放教育试点项目的启动。1999年至2003年10月,初步提出了以“导学+助学”的教学模式。以2002年5月份中期评估为界,此前由于计算机网络及远程教学设施的限制,郑州电大仍以面授辅导为主,此后该校建成了1000兆校园网,并安装中央电大的教学平台,形成了“三级平台互动”的教学环境,网络教学逐渐成为主体,开放教育试点也随之走向深入。此时,对教学实践的总结、思考,对历史的反思,对模式的提炼,都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由于试点项目总结性评估的核心是模式,关键是质量,因此彼时各级电大都在从教与学的各个环节进行全面、系统的整体改革,通过多种教学模式的借鉴、模仿,来建构适应本地实际的教学模式。这是开放教育试点中的各地电大,也是全国现代远程教育试点教学过程模式化的初创阶段。

  这一阶段,各地电大都从基层教学实践中开始总结教学经验,一些所谓的教学模式更多表现为教学思路或者教学理念,从技术到手段远未成熟,更多是从邻近的普通高校那里学习、借鉴和模仿。如在面授辅导上模仿传统课堂;在课程学习上借鉴班级模式;在教学实践上仍是教师主导;在网络应用上模仿的是门户网站的论坛……在电大系统中,不少基层教师做的都是普通高等教育的简化版;在外界人眼中,电大教学则更多从夜大、函授那里直接借鉴、吸纳内容与方式,不少人仍视电大教学为“电视教学”、“夜大授课”。

  这一时期,郑州电大也在摸索自己的教学模式。校长孙龙国率领教学团队在综合研究多种教学模式的基础上,结合多年教学经验,于2003年提出了“导学+助学”的教学模式。后于2004年率先提出“促学”的概念,将教学模式完善为“导学+助学+促学”教学模式。

经典模式的形成

  “导学+助学+促学”是郑州电大对2004年以前本校教学实践的总结、思考和提炼的结晶。主创者校长孙龙国对三个关键词分别作了解读。

  “导学”是指为学习者自主学习提供的指导,倾向于对学习者学习过程、学习方法的指导,还有咨询的意义。“导学”可分为专业导学、课程导学和实践导学三个层次,是学生进行自主学习必要的准备过程,在此过程中,教师将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专业导学主要指专业入学教育。包括专业思想教育、专业学习技能培训、专业学习计划指导等。课程导学主要指课程学习内容、要求和方法的指导。包括课程一体化导学、课程章节导学和课程考核导学等。实践导学主要指对完成实践环节的指导。包括课程实践导学和集中实践导学等。

  “助学”主要指为学习者自主学习过程提供的帮助,倾向于解决学习者在学习中的困难和疑问。孙龙国将其概括为“五服务”: 媒体教材支持服务、教学信息支持服务、面授辅导支持服务、学习交互支持服务、教学设施支持服务等。  “促学”是督促学生完成自主学习任务的手段,贯穿于“导学”和“助学”两个教学阶段的全过程。大体有四个关键环节: 考核促学、考试促学、实习促学、答辩促学。孙龙国指出,“导学”、“助学”、“促学”三者相互联系,不可分割,它贯穿于整个教学过程和教学的各个环节。

  “三学”,在当时的远程开放教育环境下,基本将教学过程的各大环节要素都层次分明地纳入了一个体系之中,并且简洁清晰,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在当时的远程开放教育发展层次上,做到这个地步相当不容易。

  《“导学+助学+促学”: 郑州电大开放教育教学模式的实践模型》在2004年7月19日的《中央电大时讯》244期发表。据悉,该文发表后,电大系统便开始放暑假,《电大时讯》网刊停止更新。暑假两个月,“导学+助学+促学”的文章便在网站首页挂了两个月,无数人看到了这篇文章,引起了相当的反响。

  随着对学习者研究的深入,孙龙国在“导学+助学+促学”教学模式基础上提出了“一主三学”教学模式。2004年11月28-30日,孙龙国持该模式在上海召开的亚洲开放大学第18届年会上作论文交流,该论文入选《亚洲开放大学第18届年会(AAOU)论文集》。11月30日,孙龙国继续在《中央电大时讯》257期发表《“促学”是远程教育质量的重要保证》一文,对“促学”概念及其实现方式作了全面介绍。此前,已有导学和助学的提法,孙龙国对这两个概念进行了明确的界定,此后,广为流传的教学模式也大多沿用了孙龙国提出的概念。2005年初,《郑州电大“一主三学”教学模式的实践模型》一文在河南电大学报发表,标志着“一主三学”教学模式建模定型完成。

  各级教育部门开始对各地电大开放教育与人才培养模式改革试点工作进行评估验收,据悉,多所省级电大和地市级电大都在实践中直接或间接地应用了“导学+助学+促学”的教学模式。

  这一教学模式,在郑州电大实现了师生角色的深刻转变,教师成为学生学习的指导者、帮助者、促进者,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这一描述如今随处可以看到,似乎平淡无奇。实际上,记者在郑州采访中得知,该模式的提炼和贯彻过程中,作为主创者的孙龙国和一大批郑州电大老师,为之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孙龙国三天两头便要开会宣讲,提倡师生角色的转换;而所有的老师都要亲自研究,参与这一模式的建构和丰富,还要考试。为此,孙龙国磨破了嘴皮,而那些年事渐高、思维传统的老师们压力大得头发越加地白了。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到那种观念和思维方式彻头彻尾转变时的痛苦和压力。而此时,也显露出一个清醒的思想领头人的巨大作用来。据说,那些年纪大的老师们,认认真真作了研究,并且写出来。孙龙国一看,常常发现这些文章开头还讲着开放教育,后面的教学法便全是传统课堂那一套了,而明眼人一下便能看出隐藏在前后文背后的思想观念的矛盾来,那些老师们自己却恍然未觉——此时,孙龙国便又免不了一场口干舌燥的宣讲。

  一群人观念、思维和行为习惯的转变固然痛苦,但痛苦过后,成果也是喜人的。起码,在郑州电大,连年纪最大的老教师都习惯了开放教育学生自主学习的模式。具体到学科教学,该模式在开放教育试点《C++语言程序设计》、《汉语专题(1)》、《中国古代文学专题研究》等课程的教学实践中进行了应用,均取得了较好的教学效果。  “一主三学”教学模式能在多个地方电大的教学实践中广泛应用,主要得益于其自身的简明实用性。若非这一模式层次足够清晰,有足够的简洁性和实用性,只怕郑州电大的那场蜕变还要痛苦几倍。

通用型教学模式

  郑州电大总结提炼出“一主三学”模式,不仅仅针对开放教育,还在更广泛学科和教育类别中得到了应用,实践证明,这是一种通用型教学模式。

  2005年电大开放教育总结性评估以后,郑州电大一方面巩固提高前一阶段在开放教育课程中实施“一主三学”教学模式的成果;另一方面又积极探索在高职教育课程中实施“一主三学”教学模式的新形式和新观念,探索具有高职教育特色的“一主三学”教学模式。

  这一阶段“一主三学”教学模式的教学对象得到了极大的拓展,受到了更多在校学生的欢迎。多位老师立足学科特点,结合“一主三学”教学模式的实施过程,撰写了大量的教学科研论文,获得了一批奖项。这批科研论文后来由河南大学出版社结集出版了《教育理论研究与创新》一书。该校老师来羽在计算机课程中应用“一主三学”教学模式,还荣获了首届广播电视大学教学创新奖;李正海以此为基础完成了硕士学位论文,在其硕士学位论文的《致谢》部分明确指出:“感谢孙龙国校长对我的论文中导学、助学、促学概念的支持和论文写作的鼓励。”

  随着经验交流和一系列科研成果的发表,“一主三学”教学模式被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和教师所关注。不仅在河南省内多所地市级电大得到了有效应用,国内多所省级电大和地市级电大,以及一些国内普通高校的网络学院。也直接或间接采用了此一教学模式,甚至也得到了不少普通大中小学教师的灵活运用。2008年,北京大学中文系老师商金林以《现代文学名著导读》申报国家级精品课程,该课程也采用了“导学、助学、促学”的教学模式。“一主三学”教学模式已成为国内少有的跨学科、跨地域、跨教育类别的教学模式之一。

  所谓跨学科,即无论是文科课程还是理工类课程,该模式在教学实践过程中都取得了较好效果。这些不同学科的课程应用在导学、助学、促学的实现形式上作了不少新探索。跨越地域,则是以率先实施的郑州电大为中心,北至辽宁和内蒙古地区的一些地市级电大,南至广西电大系统的一些学校,西至甘肃电大系统的一些学校,东至宁波电大系统的一些学校等,都有不少教师将其直接或间接地成功运用到多个学科的教学中,在实践中也加入了不少个人化的理解。跨越教育类别: 不仅是开放教育在用,还渗透进高职教育、继续教育,乃至中小学教育中去。这些跨越教育类别的应用成果均有不少教学科研文章发表。至此,“一主三学”教学模式得到了理论界和一线教师的广泛认同,其中,教学模式中的支持服务理念得到了广泛认可。

创新优化提升生命力

  随着信息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网络电视、移动终端、户外大屏等新媒体样式相继出现,人们的日常工作、学习、生活都已处在新媒体的包围中,几乎无时无刻不生存于多种媒体营造的语境之中。这样的现实,对传统教学产生了极大冲击,改变着人们学习的心理、习惯和生态,而这一进程还将持续并深化下去。孙龙国及其带领的郑州电大教学科研团队相信,作为一种简洁而实用的优秀教学模式,“一主三学”有其独特的顽强性和可塑性,必能在多种媒体交织演变的世界里继续焕发生命力。

  2009年,“一主三学”教学模式被河南省教育厅列为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省级研究项目,更多的教师在更多的课程教学中加以应用,其规范化程度不断加强,教学手段与学习者的个性化需求日益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经过实践长期检验的“教学模式”,其评价标准早已转换成它的教学质量,比如成人学员的认可、在校学生的欢迎、接受继续教育者的适应等。

  立足为学习者自主学习提供优质、快捷、灵活、有效的导学、助学、促学服务的“一主三学”教学模式,整体呈现规范化、个性化趋势,不仅网络教育和面授辅导很有效,给各种对象的教育服务也都很有效。因此,简明实用的“一主三学”教学模式并不担心课程教学的“同质化”,在综合性教学探索中也大有用武之地。对不同的教师而言,用好“一主三学”教学模式最重要的就是要紧扣学习者的个性化需求,挖掘课程的独特优势,结合自身积累寻找优质、稀缺、不可替代的资源,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人特我绝”。教师专业化发展就是以特定专业性的内容、面对特定服务对象打造出特有的教学能力。每一个运用“一主三学”教学模式的教师都可以有自己非常鲜明的风格和主打的内容,形成既具统一性又兼具个性和独特性的教学风格。

  “一主三学”教学模式至今经历了“建模定型”、“多学科应用”、“整体优化”三个阶段,该教学模式从内容到形式,从观念到样态,在每一个阶段都经历了不断的艰辛探索。正是靠着孜孜不倦的探索和优化,才铸就了“一主三学”跨越学科、跨越地域、跨越教育类别的独特魅力。

  靠评奖而诞生的教学模式不得长久,只有出于现实、基于实用的模式,才有恒久的生命力,这是郑州电大教学科研队伍原创的“一主三学”模式向我们透露的启示。面对多种媒体演变的光怪世界,面对学习者日益挑剔和个性化的需求,各级各类教育的教师只有紧紧抓住现实,保持清醒,不断地学习借鉴不同教学成果、不同教学模式的理念与方式,并对已有的思想与成果不断地完善和优化,特别是坚持“一主三学”这样简洁实用的风格,才能一步一个脚印,不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堕入迷茫,我们的开放教育、终身学习,才能真正积淀下属于自己的历史财富。

相关链接:

专题:中国远程教育走进电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