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会客厅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会客厅>>中央电大副校长严冰专访>>
开展残疾人教育是电大核心价值的集中体现
——专访中央电大副校长、残疾人教育学院院长严冰
  嘉宾:中央电大副校长、残疾人教育学院院长严冰                       
  时间:2010年12月19日
  简介:从2001年开始,中央电大在残疾人教育这片荒芜的土地上,经过将近10年的辛勤耕耘,已经为我国8300万残疾人接受高等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探索出了一条可持续的发展之路。本期邀请到中央电大副校长、残疾人教育学院院长严冰解读电大残疾人教育的发展历程,敬请关注本期访谈。 [详细...]
  访谈摘要          更多>>>
 
·开展残疾人教育是电大发展战略必然选择
·电大已成为残疾人高等教育的重要力量
·在开放大学框架下发展残疾人教育
 
 ◆ 文字实录

  采访严冰副校长是在12月19号下午,几天前,他刚到广州参加了亚残运会开幕式。见到记者,他撇开采访提纲,首先谈起了最近让他非常高兴的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广州亚残运会上出现了不少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学生的身影。他们有的是在赛场上掠金夺银的运动员,有的是志愿者。他提到,何欢破亚洲纪录,收获亚残运会射击首金,“中国菲尔普斯” 杨博尊勇夺仰泳金牌……“我见过杨博尊多次,还亲自给他颁发过中央电大奖学金。我的老朋友董明是广州亚残运会志愿者的‘高管’了,她不喜欢叫我严校长,而是喊‘哥们儿’。昨天她还给我发来短信,说要参加亚残运会闭幕式演出。”

  第二件事,是在天津举行的全国电大学生广告设计大赛中,他曾两次登台。“第一次登台是在反映残疾人教育学院学生学习生活的小品中,我临时客串扮演校长给学生发毕业文凭,文凭当然是假的。第二次登台是给残疾学生孙达人颁发大赛组委会特别奖,荣誉证书可是真的,我很高兴也很感动。要知道,这个轮椅上的孩子只能用嘴叼着牙刷把来敲击键盘,他的获奖作品就是这么设计出来的。”

  第三件事,是他最近去了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盐城教学中心。盐城是严校长的家乡,这次他在盐城停留不到24小时,没有急于回家探望父母,从机场出来就去了设在特教学校的教学中心。“我没想到,盐城现在有这么好的特教学校,盐城教学中心也办得这么出色,8个学生获得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IET-阳光奖学金。我参加颁奖仪式时对教学中心的同学们说,相信你们一定能成为最好的电大学生。事实上,在许多设了残疾人教育学院教学中心的地方电大,教学中心的残疾人学生早被普遍评价为最好的电大学生……”。

  作为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院长,严冰经常有机会与残疾学生和他们的父母接触,“从他们身上,能够更加具体而又深刻地感悟到我们所从事的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记者]:

  我看过一个材料,说在筹建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期间,具体讲是2003年,就是北京、广州非典肆虐的那一年,您曾经八下深圳。我很想知道这个过程,您当时的心情为什么那么迫切?

[严冰]:
  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是2004年2月挂牌成立的,2003年正是筹建工作最紧张的阶段,碰到了许多难题。而且,学院的建设与运行在机制方面有意识地进行了一些新的探索,必须反复论证并和相关各方磋商。我受命具体负责筹建工作,职责在身,多次往返北京和深圳是很正常的事。其实,中央电大、深圳电大以及当时的深圳残联领导和有关部门的许多同事都付出了大量心血。

  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的筹建工作可以说是从2001年底开始的,持续了整整两年时间。我记得很清楚,那是2001年12月19号,我实地考察了深圳电大和深圳残联合作举办的残疾人大专班,包括设在社区的莲花北教学点,到今天刚好9年。考察时,我了解了深圳电大残疾人大专班的办学情况和残疾人的学习需求,并和深圳电大校长曾仲培及深圳残联的领导探讨了合作开展残疾人教育的可行性。深圳电大和深圳残联合作举办残疾人大专班,较早在面向残疾人开展远程教育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但在办学指导思想到教学运行机制都有些需要研究的问题,有不少制约因素,在专业建设、课程资源、教学内容、教学模式等方面都还没有形成特色。

  后来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论证,中央电大决定力争2004年成立残疾人教育学院。整个过程充满艰辛,出现不少曲折,如果不能尽快找到问题解决办法,筹建工作便无法继续进行。现在看,中央电大设立残疾人教育学院,和残联方面合作,面向残疾人开展远程开放教育,当时的内部和外部环境都不太成熟,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是很正常的。不过,如同中央电大在许多别的方面所进行的创新探索一样,我们不能坐等环境完全成熟了才去做,只能通过自身的努力促使环境早日成熟。认准了,关键在于坚持,不要轻易动摇或者退却。

[记者]:

  那么,电大开展残疾人教育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当时确立了什么样的办学思路?

[严冰]:
  我先给你讲个故事。英国开放大学原校长约翰•丹尼尔,后来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副总干事。当年他到开放大学上任时,见到的第一个学生就是位残疾人,而且这位残疾人后来确实成才了。这个学生叫乔治?德拉,他曾送给丹尼尔一本自传《一位脑麻痹患者的故事》。他患有严重的脑中风,除数学外,还修完了开放大学独有的课程“社区中的残疾人”。我手头有本早些年出版的介绍英国开放大学的书,里面说,对残疾人来说,开放大学也许是更方便、更有效的学习场所。有资料说,早在1981年,英国开放大学就有残疾人学生3000人。

  残疾人是社会中的特殊困难群体。利用信息技术为残疾人提供更多接受高等教育及职业培训的机会,提高残疾人平等、充分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早已成为许多国家远程教育特别关注的课题。我们所要建设的和谐社会应该是教育公平得到充分体现的社会,而残疾人教育无疑是提高残疾人素质、改善残疾人状况、帮助残疾人融入社会的关键。我国有8300万残疾人,我国的残疾人教育事业,特别是残疾人基础教育这些年取得了很大发展,残疾人对高等教育的需求随之日益增长。残疾人教育以前主要强调基础教育,但我当初就确信,当基础教育发展到一定水平后,残疾人必然产生高等教育需求。同时,随着社会进步,残疾人就业和发展空间也在不断拓展,对残疾人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及其广泛应用,残疾人职业选择的机会比以前要多得多,有可能胜任许多以前不能从事的职业,前提是必须接受教育和培训。所以陈至立在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即曾强调: “我们必须针对这一发展趋势,在大力普及残疾儿童义务教育的基础上,根据社会需要进一步发展残疾人的学前教育、高级中等教育以及更高层次的教育,不断完善我国的特殊教育体系。”

  相对于基础教育,我国残疾人高等教育还比较薄弱。尽管国家已采取了许多措施(包括放宽了高校录取残疾人学生的体检标准),使残疾人能和健全人一样接受高等教育,但限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和学校、残疾人学生的实际困难,普通高校为残疾人所提供的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仍很有限。残疾人的继续教育和终身学习需求,靠传统的教育方式更是不可能满足。国内外的经验表明,远程教育形式可以较大限度地避开由于身体和生理缺陷给残疾人带来的制约,适合残疾人的生理、心理和学习特点,为残疾人提供比较灵活、便利的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发展,为残疾人接受高等教育提供了许多新的可能性。如果再将视野扩展到残疾人的终身学习,远程教育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是无以替代的。中国社会正在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在继续重视经济建设的同时,越来越重视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残疾人接受教育的状况,就是和谐社会的一个极有说服力的核心指标。电大是应该而且可能有所作为的。

  电大为什么要开展残疾人教育,仅仅是为了尽社会责任吗?这样说当然没错,但不完全。我曾反复强调,这不仅像通常所认为的那样是电大这样的高校理应承担的社会责任,而且是在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和建设学习型社会的大格局中,远程教育自身发展的必然要求,对于学校事业发展也有可能起到始料未及的推动作用。残疾人教育学院成立时,我曾这样说过: “如果远程开放教育解决不了残疾人的学习问题,那说明‘远程’和‘开放’还没有真正到位”。《中国教育报》的报道还将这句话作为引题使用了。

  出于这样的考虑,中央电大确定了这样的办学思路: 中央电大设立残疾人教育学院,争取和中国残联合作,整合全国电大系统、残联系统以及其他社会资源,面向全国残疾人开展适合于他们实际需要的相应层次的教育,包括高等学历教育和岗位培训,为他们提高素质、掌握技能、融入社会、寻求发展提供相应的支撑。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从一开始就强调,必须和残疾人福利和就业紧密结合,这些年也逐步形成了这样的特色,如果不和残联系统合作是办不到的。

[记者]:

  自电大建校以来,已经为一些残疾人提供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中央电大开放教育试点各专业也全部向残疾人开放。据我所知,我国已经有10所独立设置的残疾人高校,那么,为什么还要专门成立残疾人教育学院呢?

[严冰]:
  电大创办30多年来,确实为不少残疾人提供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我在电大工作将近30年了,认识一些残疾人学生。比如有位叫徐效刚的学生,82级中文专业的,毕业后担任过庐山图书馆馆长,还送给我一本他写的《庐山典籍史》,后来他担任了江西省残联理事长。20多年前,我在北京电大的教学点上过辅导课,多次亲眼看到残疾人学生的艰难和坚韧。有的学生坐轮椅到教学点上面授辅导课,当时没有残疾人通道,几个同学抬着他上楼下楼,这种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但电大为残疾人做的事总体上还是相当有限的,在专业、课程以及支持服务等方面,都没有特别考虑残疾人的特点,难以适应残疾人的学习需求。你所说的10所残疾人高校是几年前的报道,包括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那些残疾人高校办学规模都不大,每年招生数量有限,而且很多残疾人由于自身困难不可能到全日制高校就读。

  其实,如你所说,电大开放教育专业是同时面向残疾人的。有学习能力的残疾人和非残疾人更多地融合在一起有好处,但从国情考虑并从残疾人教育实际出发,中央电大现在设立专门的残疾人教育学院是有必要的。当年在进行论证的时候,我曾经提出5个“有利于”: 一是有利于引起各级电大及有关方面对残疾人教育的重视和关注,积极推动通过远程教育为残疾人这一特殊社会群体提供教育服务;二是有利于通过这个平台整合和利用各种教育资源,根据残疾人的特点提供适用的教学资源和有效的学习支持服务;三是有利于在实践中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具有残疾人教育特点的人才培养模式及教学模式,对电大教育创新起到积极推进作用;四是有利于电大和残联系统进行合作,优势互补,把残疾人教育同残疾人福利及就业等结合起来,促进残疾人事业发展;五是有利于争取社会各界对于残疾人教育的支持和参与。通过这些年的实践,我们对此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需要说明的是,设在各地的残疾人教育学院的教学中心,虽然专业、课程是单独开设的,而且学院采用扁平化教学以减轻教学中心的负担,但这些教学中心都是所在地方电大的有机部分,和其他电大学生是同一个集体。各级电大的各种学生活动面向包括平价教育学院学生在内的电大学生。比如今年全国电大学生广告设计大赛,残疾人教育学院学生很踊跃,残疾人教育学院还获得了大赛组织奖。

[记者]:

  从2004年至今,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已经走过了6年的历程,请您对6年来取得的成绩和探索做一个总的评价。

[严冰]:
  将近7年来,学院通过与残联方面合作,整合全国电大系统的教育资源和全国残联系统的网络优势和政策优势,将残疾人教育同残疾人福利事业与就业相结合,在相关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主要依托地方电大或由地方电大和当地残联共同建设的教学点,运用现代远程教育手段和开放教育方式,为残疾人及残疾人工作者提供教育服务,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积极的进展.学院和教学点在实践中积极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残疾人远程教育人才培养模式及教学模式、管理模式和运作机制,建成了一批适应残疾人学习需求,包括残疾人终身学习需求的课程、专业,在课程教学资源、学习支持服务等方面形成了比较鲜明的特色,不仅使电大残疾人教育有了良好的开端,也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为残疾人教育的持续稳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截至2010年秋,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在全国先后建立了33个地方学院、教学中心。累计招生6240人,毕业生人数1689人,在校生数4551人,其中残疾人占80%。可以说,经过6年多的努力,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已初步形成了适合残疾人需求的远程开放教育办学网络,学院已经成为我国残疾人高等教育的重要力量。

  前面我谈到,电大开展残疾人教育,对于学校事业发展有可能产生始料未及的推动作用。中央电大和开展了残疾人教育的地方电大对此都有深切的体会。电大本来就应该特别关注教育不利地区和不利人群的教育需求,开展残疾人教育集中体现了电大的核心价值,电大在建设学习型社会中可能发挥的独特功能作用得到重视;残疾人教育在人才培养模式与教学模式改革方面进行的探索,促进了电大的教学建设和教学改革;通过与残联合作整合社会资源,依托地方电大开展残疾人教育,为机制创新提供了借鉴;残疾人教育学院的建设与发展,以及残疾人学生群体形象,从内涵层面促进了电大的独特大学文化的形成。另外,相关的宣传报道,对于树立电大的社会形象也起到了多方面的积极作用。

[记者]:

   您刚才提到,残疾人教育学院在办学模式、管理模式,以及课程、专业设置等方面都有鲜明的特色,请您谈谈具体的创新点在哪里?

[严冰]:
  残疾人教育学院已经逐步形成了各级电大和当地残联合作开展残疾人远程高等教育的办学模式。目前,有深圳、内蒙古、甘肃、广西等18所省级电大与当地残联合作办学;有江门、盐城、德阳等12所地市级电大与当地残联合作办学,还有江苏昆山1所县级市电大和当地残联联合办学的办学模式。各地电大和当地残联以多种形式开展合作,并在办学过程中不断地加强和提升双方的合作,电大残疾人教育在许多地方树立了良好的形象,并受到越来越多地方政府的重视。特别是一些西部省区电大,在推进残疾人教育方面走在了许多东部沿海地区省市电大的前面。

  在管理上,形成了扁平化的教学管理模式。学院制定了统一的教学实施计划、课程面授、课程考核等相关教学标准,制作了标准化的教案,聘请课程责任教师对各教学点的辅导教师进行教学指导,并对学生进行网上辅导。

  在专业设置上,主要开设一些适应残疾人学习,并与他们的就业和发展需求相一致的专业,使残疾学生在接受了系统的专业教育后能够获得适合自己的、更大的职业发展空间。

  在学习资源建设上,数字媒体设计与制作和社会工作专业已经建设完成了28门课程资源,逐步开发建设了配有手语、字幕的文字、音像、网络等多种媒体的学习资源。

  在教学模式上,体现了为残疾学生个性化服务的特色,使残疾学生成为主动的学习者。学院根据实际情况,设计、实施了一种“混合”教学模式。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将肢体残疾学生、聋哑、盲学生和非残疾学生混合编班,在一起实施教学,使国际流行的全纳教育理念在远程残疾人教育中得到贯彻和发展。另一方面,将课堂教学、个性化自主学习、协作学习、导学辅导、网上教学和网上考核等多种教与学手段相互补充、取长补短、综合应用。

  学院还首创了网上校园——阳光学习网,使残疾学生从虚拟课堂学习、形成性考核到终结性考核都能基于网络完成,那些存在行动或聋哑障碍的残疾学生可以超越时空限制报名注册,选择学习内容,点播教师授课节目。

  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的本部设在深圳市,由深圳电大具体负责学院的建设和运行。这实际上也是有意识地在电大系统办学运行机制方面进行的创新探索。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设在深圳,为深圳电大开展残疾人教育提供了强大的支撑,而深圳电大又利用这样的平台,为全国电大的残疾人教育做出了重要贡献。

[记者]:

  残疾人教育是一项公益事业,但如仅仅作为公益事业来做的话,如何使残疾人教育实现良性循环,达到可持续性发展呢?

[严冰]:
  我在前面提到,在办学之初,我们就特别强调要和残疾人的福利以及残疾人的就业紧密结合在一起,这正是出于可持续发展的考虑,电大的残疾人远程教育要成为国家残疾人事业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我相信办学经费来源将会多元化,会得到各方面更多的支持。

  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成立时,时任中国残联理事长汤小泉说,中央电大为全国残疾人办了一件“天大的好事”。这些年我们的全部努力就是把这件好事真正办好。在残疾人教育发展的进程中,越来越得到各级政府以及中国残联的重视和支持,有利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的外部环境已经逐步形成。今年,中国残联为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深圳学院、内蒙古学院、武汉学院三个示范性学院各拨款10万元予以支持。今年8月,教育部和中国残联授予200名特殊教育工作者“交通银行特教园丁奖”,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胡新生、内蒙古学院副院长韩高峰获奖。这不仅仅是他们个人的荣誉,也是对电大残疾人教育的肯定。

[记者]:

  电大残疾人教育的成功实践,与当初确立的办学思路密切相关。那么,对下一步工作的开展,中央电大是怎样考虑的呢?

[严冰]:
  电大面向残疾人开展远程教育还有许多实际困难和制约因素。通过远程教育为有学习能力的残疾人提供接受高等教育和职业培训的机会,为残疾人的终身学习提供教育服务,现在还不能说已经受到了相关方面足够的重视。我们已经进行的探索总体看还是初步的,在新的形势下有许多新的挑战,残疾人教育学院作为中央电大的“教改特区”,许多难题有待于逐步破解,甚至在学院成立时提出的不少设想,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也还未能实现。我们要在认真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理清继续推进残疾人教育工作思路,明确解决残疾人教育发展中存在问题的措施,更好地依托和发挥系统办学整体优势,更加充分和有效地整合利用全社会教育资源,不断开创残疾人教育学院工作的新局面,并以此推动电大事业全面发展。

  中共中央、国务院前年印发的《关于促进残疾人事业发展的意见》指出,促进残疾人事业发展,改善残疾人状况,已成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去年5月7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教育部、发展改革委、民政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卫生部、中央编办、中国残联《关于进一步加快特殊教育事业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残疾人高等教育发展”。“各地要为残疾人接受成人高等学历教育、自学考试、远程教育等提供更多方便,满足残疾人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在我的印象中,政府文件中这样强调残疾人高等教育及远程教育,可能是以前没有过的。

  新到中央电大任职的杨志坚校长多次指出,最能体现未来国家开放大学价值取向和独特功能作用的是面向特定人群的教育,其中残疾人教育是国家开放大学必须高度重视的领域。最近在研究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工作时,我提出要“回到原点,规划未来”。回到原点即总结经验、梳理问题,规划未来即理清思路、确定措施。要认真总结6年来的得失,当初提出的目标有哪些已经实现了,有什么好的做法和经验,并通过制度设计将这些年的探索成果相对“固化”下来。当然也要认真梳理哪些目标还没有实现,原因是什么,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在此基础上,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的目标以及“办好开放大学”、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的要求,作为国家开放大学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点发展领域,制定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的发展规划。要在中国社会发展与变革的大背景下和进程中来研究残疾人教育问题,根据开放大学的办学宗旨及功能定位来谋划残疾人教育,促进残疾人全面发展、帮助残疾人更好地融入社会,在促进教育公平,搭建终身教育的“立交桥”中发挥应有作用。

  我们正在研究制定《中央电大关于进一步推进残疾人教育的意见》。至于残疾人教育学院近期的工作,重点是三个“继续推进”。一是继续推进学院的基本建设,重点是课程及课程教学资源建设、数字化学习环境建设、教学中心建设和教学团队建设等;二是继续推进人才培养模式的创新,包括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三是继续推进体制机制改革探索,包括办学、教学和合作机制等。最近我专程到深圳,与深圳电大党委书记、校长邓孟忠和副校长胡新生、党委委员谢江田等就学院的建设与发展交换意见,达成了新的共识。

  你还记得在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上点燃火炬的侯斌吗?他是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厦门学院特聘教授。在厦门学院揭牌仪式上,我曾经说,侯斌在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上奋力攀升点燃火炬的形象,给人带来感动与启示,使人受到鼓舞与鞭策,从事电大残疾人教育工作的同仁应该也能够从中汲取精神力量。我们期盼北京残奥会“超越、融合、共享”的理念能够在中国落地开花,并相信,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电大面向残疾人开展远程教育会有更好的发展环境和更大的发展空间。


 
  相关报道         更多>>>
 
·中央电大残教学员何欢破亚洲纪录 收获广州亚残会首枚射击金牌
·深圳电大残疾学生成越男荣获09深圳“十佳优秀社工”称号
·中央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昆山教学中心举行揭牌暨开学典礼仪式
·深圳残疾人社区专职委员职业教育培训班举行开学典礼
·甘肃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成立 张晓兰出席揭牌仪式
·广州电大举办手语中级培训班 助推当地残疾人事业发展
·成都电大残疾人教育学院正式挂牌成立
·胡新生:让无数残疾人喜圆大学梦
 
  近期访谈         更多>>>
 
·中央电大副校长严冰
解读电大教育援藏进程
·广州电大校长张晓华专访
·湖南电大校长杜纯梓专访
·中央电大副校长李林曙等
做客中国网谈人才培养优势
·天津电大校长冯雪飞专访
·广东电大党委书记梅醒斌专访
·南京电大校长夏桂松专访
·江西电大校长沈建华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