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会客厅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会客厅>>电大三十年 校长系列访谈 福建电大樊祺泉校长专访>>
远程教育 扬帆海西——福建广播电视大学樊祺泉
校长专访
  嘉宾:福建广播电视大学樊祺泉校长
  时间:3月31日15时
  简介:为纪念邓小平同志批示电大成立30周年,《中国远程教育》杂志和中国网电大频道共同推出“电大三十周年 校长系列访谈”。本期嘉宾是福建广播电视大学樊祺泉校长,他将与我们共同分享30年来福建电大开展远程教育的感悟与体会。 
[详细...]
访谈背景介绍
 ◆ 文字实录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光临中国网电大频道新闻会客厅!为纪念邓小平同志批示电大创办30周年,《中国远程教育》杂志和中国网电大频道联合推出“电大三十周年 校长系列访谈”。今天来到我们会客厅的是福建广播电视大学校长樊祺泉研究员,有请樊校长。

  [樊祺泉]:

  非常高兴能够到这个频道来谈谈一些感想!我到电大工作已经12年了,而且年龄已经超过60岁了,能够在这个时候来谈一些感想,确实感到是很自豪的事情。我希望这个节目越办越好,也希望今天能够回答好记者的问题,不至于浪费大家的时间,谢谢!

  [主持人]:

  感谢樊校长!我知道樊校长这两天来是专门来参加全国电大校长书记会议的,您已经参加过很多次这样的会议了,今天有没有一些特殊的感受呢?

[樊祺泉]:

今年参加全国书记校长会,确实有新的感想,特别是听了葛校长的报告。葛校长回顾了去年的情况,阐述了我们面临的机遇,也提到了今后工作的重点、要点,这是很受教育和启发的一个报告。因为自从试点工作结束之后,电大确实面临着怎样往新的局面发展的问题,葛校长的讲话,我觉得基本上回答了我们希望回答的问题,我们回去之后还要很好的消化这个问题。

吴启迪部长从更宏观方面来讲这个问题,而且她对电大的发展,给予了很大的期望,这些对我们来讲,应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鼓励。我一边听报告,一边在想什么事情呢?我想回去后要很好地继续领会领导讲话精神,结合福建实际,做好下一段的工作,还要向基层电大的同志传达会议精神,争取把今后的工作做得更好一些。

[主持人]:

樊校长,我今天也听这个会了。听完葛校长、吴部长讲话,我确实感觉到电大又迎来了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我们电大经历了30年发展,作为一个老电大人,您可否和我们一起分享一下,您这几十年来的风雨历程,尤其是从福建电大的角度?

    [樊祺泉]:

  我到福建电大工作整整12年,这12年的过程用最简单的话来讲,就是从不了解电大到逐步了解,从不理解电大到逐步理解,现在我非常热爱电大这个事业!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以前在普通高校工作时间长了,习惯于传统高等教育那一套,包括它的培养方式,学生的学习方式,到电大之后就觉得一切都比较新鲜。但是开始的阶段总觉得教学手段虽然讲是比较先进,却感觉不出来。后来至少有两点对我来讲应该是很大的教育:一是电大发展能够抓住机遇,不管是一开始阶段的补偿教育,还是99年以后的开放教育试点,我觉得都是非常好地抓住了机遇。电大初建时全国人才非常缺乏,在那样的情况下,邓小平提出创办电大,在穷国办这一新型的高等教育,我觉得这是非常伟大的事情,我觉得这也是很值得研究的邓小平理论的一部分。不是说电大的发展没有遇到困难,或者每一件事都做得很好。但是电大善于总结经验,而且是在总结全国各地的经验。电大的发展过程是一个不断探索前进的过程,电大办学30年,探索过各种办学方式,99年开始的人才培养模式改革与开放教育试点,对远程教育来讲是一件很成功的事情。

  我遇到过许许多多电大的毕业生,许多人对我讲,电大怎么造就了他。有的电大毕业后继续深造,包括到国外学习的,他们都跟我讲,没有电大那个过程,他们没有今天,这个是从学生角度来讲。

从(学校)领导来讲,我们有个老领导,原来是省委常委秘书长,他是老干部,今年可能是80岁了,他一生担任过多种领导职务。他对我讲,当电大校长最有意义,他到各地去最喜欢人家叫他张校长。什么原因呢?他觉得电大培养的人,能够留在基层工作,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我们经常讲要改变农村面貌,要深入基层,深入基层、扎根农村是有实际困难的。电大的做法,培养的人,养得起,留得住,能够在地方发挥作用,我同样感同身受。为什么很多人爱电大呢?我觉得首先是因为我们在电大的工作中受到教育。

第二,我觉得在电大这个团体里也很受教育。以前我在普通高校工作的时候,没有一个学校,没有一类学校的联系像电大这么多,这么密切。我一直想这是什么原因呢?这就是事业把我们联在一起。从中央电大开始,到各省电大,直至县一级,电大无论是胜利的时候,还是困难的时候,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逐步地把一些困难解决,所以我感到在电大工作也是我一生的荣幸。

我大学毕业至今40年了,有12年的时间在电大工作,我感到很高兴,我觉得电大这些人确实非常好。福建在沿海地区,在华东地区,它不算一个经济很发达的地方,我们的教工人数也不太多,我们学生的数量,还是比较大的,我们的干部和教师都非常肯干,可能有一点跟我一样,也是受到这种环境,受到我们这种形势的教育。我举一个例子:2002年中期评估的时候,工作非常忙,分管工作的副校长跟我讲,看来连正月初一到初五都不能休息,我说再忙也要停掉5天,在这种情况下才有5天休息,即使如此,个别同志最终也没有休息。大学毕业后我工作过不同类型的几所高校,我觉得电大这个系统最团结,工作最努力,大家都非常热爱这个事业,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这可能就是事业能成功的一个精神支柱。

   [主持人]:

  奉献精神。

[樊祺泉]:

是奉献精神,是实实在在的电大精神。

  [主持人]:

  经过了勤勤恳恳这么多年,您能不能具体谈一谈福建电大发生了哪些变化?就是您管理的这十多年的期间。

  [樊祺泉]:

  我觉得应该说这是福建电大党委一班人的共同努力,党委对我工作的支持,全校师生的共同努力,才有福建电大的今天。讲到变化,确实是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96年刚到福建电大时,一看教学设备,是80年代世界银行贷款的,显示屏都已经黑了,看不清了。整个学校的固定资产才1600万左右,现在资产规模增长了18倍了。教学手段方面,我们要面向农村、面向基层,面向边远地区,你怎么面向?没有物质手段你也面向不下去,没有好的教师队伍也面向不下去。现在我们的远程教育设备在福建省高校中是比较先进的,在全国电大来讲也还可以,我们舍得花钱去买设备,并应用好这些设备。

  第二个,人。我刚去福建电大的时候,师资队伍很弱,这几年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主要还是靠自己培养。比方说我们派人外出学习,一切待遇照旧。如果兼职学习,也尽量把他们的工作安排好,使得他们学习时间有保证。有的老师对我讲,校长,只要您在,我不会调走。我说,无论谁当校长,你都要努力工作,为远程教育做贡献。电大开始建立的时候,从各地调来的人员有一部分水平低,有的也不熟悉教育,这种状况在五十多岁人员中很明显,现在35岁到40岁的骨干,在福建电大已经基本能够承担起重要的任务。

  第三,我觉得,我们这几年确实花了力气来搞教学质量保证,应该说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也应该说没有达到非常理想的状态,两句话都要讲。取得很大进步是什么原因呢?除了上述原因之外,我觉得也得益于评估工作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和促进。但从理想状态来讲,从严格要求来讲,应该说还要继续努力的。

  第四个,葛校长今天讲,中央电大要26个人,有3000多人报名,我校今年管理干部要3个人,800多个人报名。以前经常有人提出要调走,现在没有人要走,而是不断的要进来。这几年福建电大在福建省的地位有一定的提高,在全国电大系统中我们也在争上游。另外我感到更可喜的是,凡是在电大工作的人,他对电大都有感情的,不管现在还在工作,还是已经退休,还是已经调走,他对电大都有感情。而且领导过我们的人,比方说省领导、省教育工委领导、省教育厅的领导,还有那些省有关部门来我们这里视察的领导,都对我们的工作给予很多肯定,给予许多关心与帮助。所以我觉得包括今天来做这个节目,我很愿意来讲。为什么?确实不是为了个人,我觉得我当校长12年了,我有责任要讲这些。这个不单是个人的问题,是对我们这个事业,对我们这一类教育能够发挥更好作用(来说)很重要的一项工作。省领导,包括现在中央的领导,习近平、贺国强等都到过福建电大,都给我们工作很大的支持。在我汇报工作之后,他们讲的第一句话都是一样的。什么话?“你们电大是做了很多工作的。”第一句话肯定是这个,几乎所有的领导,都是这样对着我们讲的。前一段省委领导又来调研,讲的是,“电大过去是发挥很好的作用,现在应该发挥更好的作用,发挥更大的作用”,在研究省里终身教育的时候,没有通知我们,这领导马上说,终身教育怎么没有找电大来?

  [主持人]:

  怎么电大缺席了?

  [樊祺泉]:

  怎么电大能缺席,后来马上通知我们派人去参会,这说明领导是很重视电大工作的。她这个印象当然不是靠我汇报,确实是靠我们工作做出来的,有为才能有位。所以我觉得在电大工作,很欣慰,但是也感到电大发展非常快,很多事情来不及做。我相信我的后任肯定会做得比我更好,一代比一代会做得更好。我们要尝试的改革可能比普通高校更多,困难也会不断涌现。我经常讲我们要以坚韧不拔的精神来对待我们的工作。当然我们希望政府更重视,系统更团结,只要我们不断努力,电大前途一定光辉灿烂。

  [主持人]:

  听了樊校长的介绍以后,确实感觉到电大事业的发展激动人心。在十七大报告中也提出了发展远程教育,构建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包括这次两会也有代表提出发展远程教育的一些建议:终身学习立法、远程教育深入农村之类的。对于电大教育还有远程教育的发展,您有什么样的一些建议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下?

  [樊祺泉]:

  对于我们国家来讲,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每个人都必须接受终身教育是必然的,我觉得接受终身教育的很好的手段之一是进行远程教育。为什么?它可以不受时空限制来进行。不单是工作方面的需要,甚至生活也需要。比方说,现在讲“文盲”,不仅是不识字是文盲,计算机不懂是“机盲”,外语不懂是“外语盲”,即使像我们这样的人,也要注意不要成为新的“文盲”。但怎么来发展远程教育,应该是各地按照不同的情况来进行,我一直觉得选好项目很重要。大的方面来讲,我们开放教育试点工作的进行,使得电大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远程教育现代化,我看是从开放教育试点开始的。项目的第二个概念,我认为应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人群,甚至不同的时候,开设不同的项目。我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去海边看海产养殖,他们很希望办一个海产养殖的专业。

  [主持人]:

  个性化、针对性的。

  [樊祺泉]:

  就是个性化的办学。更具体一点讲,比方说海带,过去很便宜,没人吃,卖不出去。听说这几年海带很好卖,养殖和加工海带容易赚钱,那养殖问题、海带深加工问题等等,就很值得研究。如举办这些项目,那里的人肯定是很欢迎的,可惜我们目前还未做好。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不同的人群必然提出不同的学习要求,否则连日常生活都困难。你比方说现在像我电脑比较差,不去学怎么办?人家很简单的发个E-mail给你,你也不会接收,那就无法交流。所以我觉得这些问题都很值得研究,首先就是要扩展远程教育的应用概念,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

  应用远程教育这一套来进行教育的,有的是学历的,有的是非学历的,我们不能排除一部分人不是真正为了学问来学习,这不是单靠我们教育界,靠电大来解决。但是我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希望通过远程教育手段来进行学习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

  有一个牙科医生,她已经有高级职称了,也来学习,我去采访她,问她为什么?她说要学法律,因为学法律对她有用,现在医院里面医患纠纷很多,她学了法律就能更好处理这一类问题。

  今天上午葛校长报告里面也讲到,硕士生、博士生,也有20%左右的人也想要学习。我觉得讲学习化社会的到来,必然是要接受终身教育的。比方说我现在想学习,我肯定没有任何的功利在里面,既不是为了拿文凭,也不是为了加工资,是一种兴趣。如果整个社会形成一个学习的兴趣,整个社会的素质就提高了,这比一般的空洞的思想教育起的作用要好得多,因为达到一定的文化程度以后,他理解问题就会比较好,他能够正确对待世界,能够正确对待自己,这个是大的方面来讲。小的例子就是刚刚讲的海带养殖与加工。

  但个性化项目怎么做?我觉得也很值得研究。比方说残疾人、老年人教育等等,我觉得这些问题,我们现在去想的不够多,试的更少。现在,我很希望福建电大与企业方面能够做更好的人才培养工作。为什么我提这个问题?因为现在我们电大办的专业,总得来讲理工类的、农技类的还太少,物质生活丰富是提高民生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要重视培养上述人才。

  [主持人]:

  科技要发展。

  [樊祺泉]:

  科学要发展。去年我到海南岛开会,听介绍,好像是华中工学院为南方航空公司培养乘务人员,做得非常好,大大地提高了南方航空公司的管理水平,增进了很高的经济效益,而且他培训的那一套还被国外都采用了。因为有一点知识产权问题,没有介绍得非常详细。但是就他比较笼统的一些介绍来讲,我觉得都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我们要做好的,要找几个类型,使得企业看到他花时间、精力、财力跟电大合作培养人才,对他企业很有好处。现在我觉得这一点还是做得不够。

  总的来讲,我是觉得如果每个官员,社区的、农村的领导,在他管辖范围的人群中提高文化,提高技术的问题都提出来,或者我们电大主动地去了解这些情况,我想可以制定很多很好的项目,我们的事情一定做不完。我对电大的前途确实充满信心,绝对不会像有人所讲的:电大的使命已经结束,没事情做了。如果说由于适龄入学人群的减少,对普通高校来讲,办学会面临更多的问题,对我们来讲,应该前途可能更广阔。我在普通大学工作过,普通大学办学,包括专业,甚至包括专业的内容要转弯,那遇到的阻力是相当大。我们好调头,这个不单是教学内容本身的问题,也有培养方式、培养目标的问题。我觉得电大人在教育观念上,确实是比较先进的,因为他如果不先进的话,就迈不开步,他迈不开步的话,他的事情都没办法做成。办学30年的经验使我们思想解放,没有固有的包袱。我觉得电大还是能跑步的人,应该让他去跑。

  [主持人]:

  您最后一个问题,您退休之后会选择到电大来学习吗?

  [樊祺泉]:

  我很想到电大学习,真的!比方说学电脑,现在有人帮助,因此就难以进步,台湾空中大学刘校长也对我讲过同样的话。我真的很想到电大学习,比方说学外语,我在大学学过俄语,文化大革命中偷偷学了一点英语,能看专业书,英语、俄语的书也翻译出版了,出版社还觉得水平不错,但我清楚自己的水平不够。当时没有条件,自己在那边瞎学,学的是“哑巴英语”,如果有现在这个条件,我想我会学得好一些。学好了,可以做更多的事,以后有机会,像北京奥运会那样,我也可以当志愿者。

  我在电大工作十几年,是我今生有幸,我觉得近10年时间是电大非常重要的发展时期,就是它真正地步入教育现代化,真正地步入切合社会需要的人才培养模式的一种新的方式,我确实感到非常高兴!在福建,普通教育在文革前是很有名的,因为它出高考状元,但高等教育是落后的。电大在福建省的高等教育方面,贡献还是比较大的,如果仅就学历来讲,它的贡献率可能比北京、上海还要大一点。所以我想我即使退休了,一定还会关注福建电大的发展,如果他们要我做什么事情,我也乐于去做,我不要报酬地去尽义务。包括中央电大的,如果要有什么事情做,我还会去做,于云秀校长要我参加中央电大咨询委员会,我也接受了。我想我这种心情,也是电大“老人”的一种心情。我们福建电大的老校长张渝民、陈明义,都是省委常委,或者后来当了省委书记的人,一谈起电大,他们都跟我心情也一样,可能他们这种心情更为强烈一点,我想年轻人也一样。在今年福建电大的工作计划中,我们认为一定要很好地利用建校30周年来总结我们的工作,包括好的,也包括有差距的。我们要努力去宣传电大30年,我们过去确实是宣传电大太少了,宣传电大确实不是宣传我们个人,好像有什么功劳,而是说要使得社会,使得外界人士认识到我们这一类教育的重要性,然后让它发挥更好的作用,这对教育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是有好处的。

  [主持人]:

  好,谢谢樊校长!非常感谢您今天能做客新闻会客厅,让我们又结识了这样一位热爱电大事业的电大管理者,我们也期待着福建电大事业能够越办越好,也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樊祺泉]:

  谢谢主持人,谢谢各位网友!也希望各位网友登录我们福建电大网站,了解我们的情况,给我们更多的支持,使得我们福建电大能够在大家的帮助下办得更好,谢谢大家!

 

 ◆ 图片直播                                           

 ◆ 学校简介                                   

  广播电视大学是1978年2月邓小平同志根据我国经济、科技和教育发展的状况,从中国国情出发,借鉴英国举办开放大学的经验,亲自批准创办的。1979年1月,省政府批准成立福建广播电视大学(以下称福建电大),为省属正厅级高等学校。

  福建电大是一所利用广播电视、卫星通讯、计算机网络等先进教育技术,采用文字、音像、计算机网络课件等多种媒体进行远程开放教育的新型高等学校,是中国广播电视大学系统办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学校实行"统筹规划、分级办学、分级管理"体制。经过30年的建设与发展,现已形成上承中央电大教学业务指导,下辖8所设区市电大分校、2所行业性分校(省农行电大分校、省检察院电大分校)、3所县(市)级电大分校、4所县级学院、55个县(市、区)电大工作站,遍布全省城乡的远程教育系统和办学网络。全省电大系统现有教职工1716人(其中省电大377人),固定资产总值4.5亿元(其中省电大8399万元),校舍建筑面积35.12万平方米(其中省电大4.6万平方米)。学校现有校本部和晋安两个校区,内设13个处室、3个学院(高等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开放教育学院)、六个系(社科系、文法系、外语系、经济管理系、计算机系、理工系)。


 ◆ 校园风光                                  
 
  访谈摘要          更多>>>
 
·个性化 办学关键
·电大情 情系终身
·十几年 电大巨变
·大事业 凝聚人心
·新形势 带来新机遇
 
  相关报道         更多>>>
 
·福建电大成立“社区教育指导中心”和“社区教育研究院”
·中国远程教育:福建电大——向下延伸服务海峡西岸建设
·海峡教育报:再上新台阶 取得新发展
·海峡教育报:构建系统办学新机制 服务海西建设做贡献
 
  访谈花絮         更多>>>
 
[详细...]
·感谢电大时讯记者们为拍摄提供场地
·福建电大樊校长为中国网电大频道题词
·《中国远程教育》记者采访手记
 

  近期访谈         更多>>>
 
·贵州广播电视大学校长汤会琳专访
·新疆广播电视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尹勇胜专访
·中央电大学生代表马谦畅谈求学感受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十七大代表葛道凯、邹存亮畅谈十七大报告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