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会客厅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会客厅>>中国人民银行昌吉州中心支行机关党委副书记马谦专访>>
中央电大学生代表马谦畅谈求学感受
  嘉宾:中国人民银行昌吉中心支行机关党委副书记、工会办副主任兼团委书记 马谦
  时间:2008年1月31日16时
  简介:马谦是中央电大开放教育金融学专业(本科)毕业生,2008年1月31日上午,马谦作为学生代表在“纪念邓小平同志批示创办广播电视大学30周年暨推进国家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座谈会”上作了发言。下午,我们邀请了马谦先生来到中国网电大频道新闻会客厅,共同畅谈他在中央电大求学及参加上午会议的感受与收获。 [详细...]
 
访谈摘要 更多>>>
·肺腑之言:电大可以圆每个人的梦
·电大学习的收获:服务西部开发  工作更有底气  孩子一起进步
·电大学习的特点:自主学习  资源共享  优势互补
·选择电大的理由:学历过硬、形式灵活、经济实惠
 ◆ 文字实录

  [记者]: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网电大频道,这里是新闻会客厅。今天的嘉宾是来自祖国西部地区——新疆的马谦先生,马先生上午刚刚作为中央电大学生代表参加了纪念邓小平同志批示创办广播电视大学30周年暨推进国家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座谈会,下午我们邀请到马先生来新闻会客厅畅谈求学感受。你好,欢迎你到我们中国网电大频道新闻会客厅来做客,欢迎您的到来!

  [马谦]:

    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记者]:

    马先生,您好!在上午的发言中,我们注意到您谈到拿到了好几个证书,有一个专科的,两个本科的,有了这么多文凭,后来您还选择上电大,能请您谈谈为什么吗?

  [马谦]:

    上电大的原因有好几个:一是电大自从开办到现在有30年了,学历在社会上的认可度、公信度比较高。我记得我们昌吉好像83年开始招第一批的电大学生,当时学制3年,83年那批进校学生,毕业率特别低,没几个能拿上毕业证的。就是说,在社会上电大学历特别硬,公信度和认可度比较高。

  第二点,我上的是中央电大金融本科,中央电大和一些高校和部委联合办学,其中金融学专业(本科)是人民银行总行和中央电大联合办的,我作为人民银行的一个干部参加人民银行总行与中央电大联合举办的金融学(本科)专业,我觉得比较对口。

  三是我觉得电大的学习方式特别适合我。有些学校的函授每个学期至少20天左右的时间需要脱产学习参加面授辅导,这对于我们上班一族来说,拿出20天时间脱产参加培训,可能性不太大。而中央电大的开放教育我觉得形式非常灵活,在家里也可以学,到学校也可以。再一个,电大也有老师辅导,但在每周一到周五下班时间——就是晚上进行辅导,或者是星期六、星期天的白天,这样我们都是业余时间参加辅导,不影响工作,我觉得这种形式挺好的。

  四是从费用角度讲,我是人民银行的,比较讲究效益吧,从经济上考虑,中央电大的学费比较便宜。我是上金融本科的,72学分,每个学分65块钱,全部上下来只有4千多。我们单位有同事上的其它学校的函授专升本,学制3年,学费每年3千,三年就是9千多,加上其他费用就是一万块钱。而我们这个(中央电大开放教育)从学费角度来讲比他便宜将近一半。所以诸多原因使我选择了中央电大。

  另外中间有个有趣的事:我爱人在昌吉一个职业技术学院工作,他们也招我这样的学生,也和其它高校联合办学的,像天津大学、山东工业大学等好几所大学,学校领导也给她安排了每年的招生任务,任务完不成,要扣工资什么的。当时如果我要上他们学校,还能替我媳妇完成一个任务呢,但是我没有选择我媳妇他们学校,而选择中央电大。后来我爱人对我的选择还表示理解吧。

  [记者]:

    最后算了一笔账,觉得比较合适是吧?您好像还因此获得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

  [马谦]:

    是的,学位是中央电大通过合作办学高校授予的,中央电大金融学专业(本科)的合作高校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所以我获得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

  [记者]:

    那么您觉得在中央电大的学习方式和您以前参加的其他学习有什么不同?

  [马谦]:

    我觉得以前的学习方式比较传统,都是老师讲、学生听,属于灌输式的,学生学习比较被动,而电大的我觉得是学生自主学习,这点我觉得也挺好的,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再一个,资源我觉得非常丰富,以前我上的学基本上就是文字教材,其他辅助性的比较少。而中央电大的开放教育资源非常丰富,除了有书本教材外,还有网络上的资源,像视频、网上学习,还有老师的辅导,可共享获取的信息比较多,不仅有中央电大还有新疆电大,我们地方上的昌吉电大,还有其他省市电大的资源可以共享,我觉得是这种学习形式比较特殊的特点吧。

  [记者]:

    在学习过程中,结合自己的工作与同学、老师是怎样沟通的呢?

  [马谦]:

    我们在学校学习期间,我们有个老师叫刘焱,是上海复旦大学经济学专业的研究生,水平比较高,带的课程也比较多,有西方经济学、经济学方法论等,我们在平时的学习中有些理论上的问题就去请教他。刘老师因为主要是教学,理论知识比较丰富,但在实践上欠缺些,而我们人民银行属于宏观经济的一种管理部门,对调查研究方面非常重视,我们经常到下面的一些企业或者是市场上做一些经济尤其是金融方面的调查、分析。实践方面比较多一些,这样我们就和刘老师共同做过一些课题。比方说我们昌吉的情况,我们负责提供一些素材,他负责在内容方面给我们一些指导,对我们的调研水平和调研材料的质量提高上有一定的帮助,我觉得这个挺好的。我们和学校老师关系挺密切的,经常在一起交流。一些周末或逢年过节也一起坐一坐,就合作意向或一些问题进行探讨。

  再一个我们班上的同学基本上都是金融系统的。有不同单位的,在小组学习中搞得也是比较好的,比方说我们在学保险学概论这门课的时候,我们班上刚好有个同学就是保险公司的,一些保险方面的术语啊等知识我们不是太了解的情况下,就请我们这位同学给我们讲讲保险方面的情况。再有,我们学到证券投资分析的时候,我们有个同学在宏源证券公司昌吉营业部工作,证券方面的事情就了解比较多,他就可以给我们讲一讲。学金融统计与分析的时候,我们行刚好有个调查统计科,专门搞金融统计、调查研究方面的。这个科的科长是个女同志,她也和我们在一起学习,在这方面就比我们强的多了,大家在一起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我们班同学虽然不多,但各有特长,聚在一起帮助还是挺大的,虽然06年就毕业了,到现在已经毕业一年多了,但是我们这几个同学还经常有来往。

  [记者]:

    您刚才提到的课题能举一些例子吗?在应用方面对国家西部开发有哪些帮助呀?

  [马谦]:

    像农村信用社搞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或者像我们调查统计科有宏观经济监测或者经济景气分析,这方面有些指标,对一些定点企业做一些抽样调查。理论联系实际,我们在电大老师指导下,写一些宏观经济分析,或者老师在经济景气调查方面给我们做一些指导。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还是有好处的。比方说开春了,春耕生产需要多少资金,我们就要去做个调查、预测,然后给政府提供一些可供决策的调查报告。或者到秋天了,昌吉的棉花、甜菜还有酿酒的葡萄之类的到秋收了,收购的时候需要多少资金,这都需要我们去调查,给政府提供决策依据,比如说资金够不够,缺多少,缺的资金怎样去协调。政府对我们人民银行提供的资料还是挺重视的,每年这样的调查还有很多。

  [记者]:

    这些确实很重要。我们知道在学习的过程中往往是艰苦的,我也注意到您已年近中年,学习新知识时有没有感到困难?您又是怎么克服的呢?

  [马谦]:

    是的。我到人民银行后,一想啊,我专科是学数学的,本科又学政治的,和金融差的太远。正好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本科学习也挺热的,我就又去党校参加经济管理函授本科的学习。学完以后还是觉得经济管理和金融有关系的课程特别少,最后还是想学个金融专业的好些,当时我上金融本科已经41岁了,而且单位领导考虑我是政治专业的本科生,又在党校当过9年教师,所以觉得我比较适合做党务工作,我到人民银行已经15年了,有十二、三年都是在党务部门工作,比如人事科、组织部或者宣传部、机关党委、工会等党务岗位上干的时间比较久,业务工作上干的比较少,业务知识了解的相对也就少些。上了金融本科以后,金融上的专业课非常多,我以前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一是年龄大,再加上工作忙,所以困难确实有。我就晚上尽量推掉一些不必要的应酬,回到家看书,做作业。作业量也都是挺大的,每天晚上回家看书,书上没有的信息就上网上找,网上找不到就给老师发帖子,或者打电话,或者到学校去请教老师。有时候上班的时候,我还到行里找一些业务干部去请教。

  [记者]:

    学完以后,您在工作中感觉有什么变化呢?

  [马谦]:

    以前在业务单位,如果不懂业务,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首先总觉得有种自卑感,总觉得那些业务干部可能瞧不起我们这些人,干党务的不懂业务。通过学习以后,对业务知识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业务干部在平时沟通时共同语言也比较多了,有些时候能够说到他们的点子上。虽然他们嘴上可能没说什么,但是从他们表情上或其他方式我能体会到,他们可能从内心觉得这个人还可以,对我们业务部门还有一定的了解,不是个门外汉。我自己就比以前有一定的底气了。再一个现在我们也强调干部交流,以前我们在调整干部的时候,我也没有太大的勇气找领导说我要求到业务部门去,现在底气就足点,如果领导要调整我去业务部门工作,我就有了勇气和胆量,不再害怕去业务部门,我觉得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记者]:

    您的这种勤奋学习精神是不是也影响了孩子?

  [马谦]:

    我孩子上初中以后学习不怎么样,班主任经常打电话请家长,说儿子学习跟不上趟。我也挺愁的,虽然我在学校也当过老师,也是学数学的,可以辅导数学。但是总是晚上事多,出差呀什么的,给他辅导的也少,平时孩子的学习抓得也不是特别的紧。后来我上中央电大后,自己有压力了,晚上我和儿子同一个书房,也给他一些监督。有时候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教育他,你看,你爸40多岁的人了,还上本科呢!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会比我更惨的!前些年我们工作还相对比较好找点,学校毕业了国家给统一分配工作呢,以后哪有这种事情呢,都是凭自己的本事去学的。我都这么大了还在学这么多东西,你年轻,这么小的孩子应该学。再一个有了学习的氛围,对他也是潜移默化的影响。经过两年对他的影响,孩子的成绩也是突飞猛进,原来他在年级排名在好几百名,经过几年的努力,他的成绩已经进了30名左右了,进步比较大,高考也有点底气了。

  [记者]:

    看来您上中央电大不仅自己专业上得到加强,还获得了其他方面的增值。广播电视大学是一个面向全国开展现代远程教育的开放大学,由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及各地方广播电视大学组成的教学和教学管理系统,目前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大的现代远程教育系统。您在这个体系中,包括参加上午的“纪念邓小平同志批示创办广播电视大学30周年暨推进国家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座谈会”,您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马谦]:

    感受是人还是要树立终身学习的理念,现在讲建设学习型社会,学习型组织,我们系统也在搞,主要思想是学习工作化,工作学习化,树立终身学习的理念。我觉得电大学习给我的这种理念起到了一种强化作用,一辈子都受益的。

  [记者]:

    您这个榜样会鼓舞很多的电大学生,您有没有什么话要和未来的校友们说呢?

  [马谦]:

    就是上午发言中所说的,电大可以圆每个人的梦!如果需要学习可以选择电大,使梦想得以实现。

  [记者]:

    非常感谢马先生今天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切身感受,祝愿所有的电大学子都能通过努力,像您一样圆了梦想,祝愿广播电视大学的明天更美好!

 ◆ 图片直播                                           
 
  相关报道          更多>>>
 
重庆电大优秀毕业生黎波受邀参加了纪念邓小平同志批示创办广播电视大学30周年暨推进国家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座谈会。[详细...]
·重庆晚报:电大优秀毕业生畅谈成才心迹
·纪念邓小平同志批示创办广播电视大学30周年暨推进国家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座谈会专题
 
重庆电大优秀毕业生黎波受邀参加了纪念邓小平同志批示创办广播电视大学30周年暨推进国家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座谈会。[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贵州广播电视大学校长汤会琳专访
·福建广播电视大学樊祺泉校长专访
·新疆广播电视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尹勇胜专访
·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十七大代表葛道凯、邹存亮畅谈十七大报告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