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广角 >> 国际资讯 >>正文
近200年来教育界的最大发明将是网络学习
中国网 时间: 2013-02-18  作者: 安东尼奥·雷加拉多  文章来源: 麻省理工《科技创业》中文网  责任编辑: 文远  编辑信箱

  如果有人问你近200年来人类在交通工具上最重要的发明是什么,你或许会说是内燃机、航空、亨利•福特的T型车生产线、甚至是自行车;你还可以列举出很多。

  现在换个问题:近200年来,教育界最大的发明是什么?

  如果你答不上来,那也不必担心――你本来就该答不上来。这个问题是计算机科学家阿南特•阿格瓦尔(Anant Agarwal)为吸引听众而抛出的一句开场白。今年,阿格瓦尔被指定担任edX项目的主管。这个耗资6千万美元的项目由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联合创办,以流媒体的方式在网络上向任何好学者提供大学教育。阿格瓦尔的发问其实是为了传达这样的意思:在人类的学习方式上,重大的技术飞跃还真是难得一见。

  阿格瓦尔认为,教育即将迎来剧变;而促成剧变的就是互联网和它相关的数据分析技术。多亏了这些改变,现在人们已经可以在网络上流式传输带有复杂互动元素的课程视频,而研究人员也可以借此搜集数据来了解学生们的学习习惯,从而使教学变得更加有效。这种技术功能强大,相当便宜,且能惠及世界各个角落。EdX的创办者已经表示,希望该项目能向10亿名学生授课。

  网络教育并非新鲜事——美国目前有超过70万名学生正在上全日制的“远程学习”课程。不同的是,教育界先锋们将理想主义的目标融入了见缝插针、价格低廉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并大规模运用了新兴技术。对此,《麻省理工科技创业》已在12月刊的封面文章中陆续推出报道,描绘免费网上教育带来的冲击,尤其是“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简称MOOCs)的冲击。目前,许多新兴教育企业都在提供这样的课程,比较著名的有edX、Coursea和Udacity。(参见《高等教育危机》)

  这些创意对市场造成了巨大影响,其价值难以被量化。想想看:美国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即8000万人正在幼儿园、中小学、大学或研究生院学习。美国政府在其中的直接投资超过8000亿美元。这还没算上私立教育和公司培训的花销。

  教育对经济十分重要,但是从技术上看,它却显得低效又呆板。常有人把它和医疗业相提并论,说它将是下一个遭遇重大“颠覆”力量的产业。这种观点在影响卓著的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滕森(Clayton Christensen)的推动下流传甚广;就是他创造了“颠覆性技术”(disruptive technology)这一说法。克里斯滕森写了两本关于教育的书籍,书中勾勒了网络教育的蓝图。他指出,网络教育将会继续扩大、不断改善,并最终推翻许多关于教学的理念――可能也会倾覆一些教育机构。

  在克里斯滕森看来,颠覆性技术最初会在那些“别无选择”的市场取得成功。这解释了网络学习何以会在成人教育市场获得重要地位(想想那些低端MBA和护理学位)。这也解释了诸如可汗学院这样的机构何以会异军突起――这家非盈利学校的数学教学视频赢得了比尔•盖茨的资助,也获得了媒体的热捧。一些家长请不起每小时125美元的数学家教,萨尔曼•可汗的事业就是从他们中间起步的。对这些家长来说,视频中舌灿莲花的可汗似乎也挺可靠的。

  可汗的那些简单视频也不乏批评者,有人质疑他的辅导是否真能教好数学。汗回应说:“我们完全同意,我们解决不了教育的问题。”但是他也请大家记住,就技术而言,“我们是一流中的一流。”眼下,他正准备每年投入1000万美元来改进视频――目前的视频中已经内嵌了练习和分析,让教师能同时追踪50至100名学生的表现。可汗告诉我,用不了多久,他的免费课件“就会赶上或超过任何收费课件”。

  数字教学自有它的局限:在网上,你永远闻不到燃烧的电阻器,也没法在生物实验室里弄湿双手。然而在网络上发布课件实在经济,以至于威胁到了一切开办学校、雇佣教师的人。阿格瓦尔表示,在麻省理工学院,一个教授加两个助教可以教400名学生设计模拟电路,而通过edX,同样的三人组可以在网上给10000名学生授课,人数再加一百倍都没问题。

  那么,我们的网络教育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根据巴布森学院的一项研究,美国大学生中至少修读了一门网上课程的人数在2002年是160万,到2010年已经增加到了610万,约为所有美国大学生人数的三分之一。研究员伊莱恩•艾伦(I. Elaine Allen)和杰夫•西曼(Jeff Seaman)发现,网上课程的增长已经有了放缓的迹象。但他们的研究并未预料到的是,几所著名大学在今年突然加入了网络教育的行列。由斯坦福和其他24所大学组成的Coursera联盟宣称,其网站已经有150万名学生注册。

  虽然这些学生中只有少数人会真正上完一门课程,但MOOCs的崛起至少说明,我们可以开始思考免费的优质教育会怎样改变世界了。可汗学院的视频在印度风行,而MOOC的运营者也发现,在注册用户中,大约有六成是来自巴西、中国这样渴求知识的国家的自学者。没有人知道这台教育发动机开足马力将会如何。它会解放优良的教学辅导、从而在全世界扩大创新吗?恐惧的政府会控制网络、审查教师吗?

  技术会决定网络教育的下一步走向。数百万学生在网上点击之际,他们的学习进度可以被追踪、记录和研究,也可能被影响。去和可汗或者MOOCs的任何工作人员谈一谈(他们主要来自对计算机智能感兴趣的大学科系),他们都会告诉你,他们最终的目标不是提供视频,而是通过对数据的科学运用来完善教育。他们说,想象一下,未来的软件将测绘出一个人的知识构成,并为他提供专属课程。

  他们会成功吗?会创造出真正不同凡响的成果吗?如果会,那么文章开头的问题就有了答案:近200年来教育界的最大发明将是网络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