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大动态 >>正文
“铁甲兵王”贾元友的成才轨迹
中国网 时间: 2012-10-16  作者: 董平海 张雷宾  文章来源: 本网讯  责任编辑: 文远  编辑信箱

  2007年6月,华北某训练场薄雾弥漫,一场带有实战背景的坦克实弹射击训练正在紧张进行。

  坦克轰鸣前行,当进至400米时,坦克射手果断击发,一颗炮弹呼啸而出,两个相距300余米的靶子同时应声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弹洞。

  “一弹穿双靶!神了!”场上的官兵顿时欢呼起来。要知道两个靶子在坦克高速机动中,与瞄准镜成3点一线的时机只有1秒钟左右,眨眼即逝。

  还有更神的。

  2010年7月,部队组织火炮校射。靶子立在1200米外。还是这个火炮射手,只见他快速锁定目标,按照指令4次瞄准、4次击发。当硝烟散去,大家查靶时愣住了:明明发射了4颗炮弹,怎么只有一个窟窿,难道其他3发脱靶了?最后经现场检验核实,原来4颗炮弹全打在靶心位置,打出一个脸盆大小的不规则圆洞。于是又一个火炮射击奇迹诞生了:四弹连一孔!

  这个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的坦克射手就是我军某部四级军士长、中央电大八一学院学子贾元友,他被官兵们誉为“铁甲兵王”。

  汗水铸就铁甲兵王


贾元友(下)在给新战士讲解新装备射击操作要领

  这个“铁甲兵王”可不是浪得虚名。入伍13年,当车长,他是同年兵中第一个精通通信指挥的“特级无线电手”;当炮长,他是7次刷新实弹射击纪录的“特级射手”;当驾驶员,他是熟练驾驶我军两代三型坦克的“特级驾驶员”。贾元友就是在用这样一连串的“特级”殊荣书写着一个“铁甲兵王”的传奇,而传奇的背后是他洒下的谁也无法数清的艰辛汗水。

  新兵入伍时体能训练,贾元友最开始并不冒尖。连队组织第一次5公里越野,他没进前10名。然而一个月后,连队组织体能比武,他却大爆冷门,一举夺得5公里越野、400米障碍两项第一。

  同寝室的战友道出了内幕:原来贾元友为争第一,悄悄做了一个沙背心,除了睡觉,一直穿在外套里;别人跑5公里越野,他负重跑10公里;俯卧撑、仰卧起坐,别人做一组,他就做10组……

  就是凭着这股不服输的拼劲和韧劲,新兵体能训练结束时,团里组织全副武装5公里越野考核,贾元友的成绩比规定的优秀标准还要快4分多钟,成为全团有名的“飞毛腿”;自动步枪射击,他以5发子弹49环的好成绩,夺得全师第一名。

  而更多的第一还是他在自己心爱的坦克车上获得的。贾元友起初学的是车长专业。2004年,部队即将换装,射手紧缺,贾元友又申请改专业当炮长。

  “改专业等于一切从零开始!”别人善意提醒他。

  但贾元友相信,只要肯流汗,没有过不去的山。


贾元友对火炮系统逐个单元深入研究,探索总结快速精确射击方法

  盛夏的中午,烈日当空,坦克车内温度高达四五十度,像开了锅的大蒸笼。每到午饭后,别人都午休了,贾元友总是争取留下看车,抓紧时间上车练习。尽管只穿着背心和短裤,但用不了几分钟就浑身是汗,像刚蒸过桑拿一样。为了练打方向机的准度,他把能用的时间全都用上了,就连去训练场的路上也不忘比划几下。一段时间下来,贾元友所在坦克的方向机被磨得光滑锃亮。当年,在团组织的实弹射击考核中,新任炮长贾元友一口气打出4发4中的好成绩,刷新了团队实弹射击纪录。

  而真正让“铁甲兵王”扬名的,还是那次实弹对抗演习。

  2004年7月,部队赴某训练基地参加实弹对抗演习。起初,贾元友由于兵龄短没有实战经验,并不在参演人员行列。但贾元友不服气,找连队干部理论:“谁上谁不上,应该凭素质说话,不能以兵龄论英雄。”连队干部没法,只好摆开擂台赛。

  对抗演习对识图用图、勘察地形、沙盘作业要求很高,这本是贾元友的弱项,但贾元友愣是靠没日没夜的“恶补”,最终以绝对优势获得参演资格。

  演习开始,红蓝双方展开鏖战。在强电磁干扰下,“蓝军”通信中断。贾元友作为“红军”车长,指挥坦克强行右翼穿插,以对“敌”形成围歼态势。没想到,“蓝军”右翼一辆坦克察觉出异样,殊死突击,企图打破包围圈。“狭路相逢勇者胜。”贾元友指挥坦克加足马力,一直把“敌”坦克追得直冒白烟。接着,贾元友指挥坦克实施右翼迂回打击,打了一记漂亮的“右勾拳”。

  演习结束,当对手得知把他们坦克追得直冒白烟的“红军”车长是第一次上演兵场的新手时,无不惊叹:“这个兵身上,有股子王者霸气!”

  从此,“铁甲兵王”的名气在大漠深处传开了。

  知识重塑铁甲兵王


2010年7月,贾元友回到母校中央电大

  辛勤的汗水为贾元友换来了一个又一个第一,然而随着我军信息化建设速度的加快,贾元友逐渐意识到,驾驭现代化装备,仅有吃苦精神是不够的……

  2003年,一批新式坦克列装部队。走进新坦克,贾元友顿时愣住了:新坦克的战斗室布局与老坦克完全不同,特别是火控计算机上密密麻麻的开关按钮,看了就让人发憷。尤其令“金牌射手”贾元友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找不到新坦克装弹的地方。他记得当时还怯怯地问了句:“炮弹从哪装?”

  后来通过又背又记,虽然学会了操作方法,但由于不懂原理,经常面临着突发情况下不知所措的尴尬局面。

  “新装备智能化程度高了,操作起来只需按个按钮,看似简单了,其实不然。要想发挥出新装备的最佳效能,只会操作按钮不行,必须懂得武器装备的原理。”贾元友总结了自己的训练心得。为此,他决定:“练手”从“练脑”开始。

  然而,对于入伍前只有初中文化的贾元友来说,“练手”容易,“练脑”可就难了。就拿新坦克火控系统来说,仅操作面板上就有50多个零部件,涉及机械、电气、计算机、光学等多个知识领域,要完全弄懂这些深奥知识,谈何容易!他经常为学习能力欠缺、文化基础薄弱、学习效果不好而苦恼,直到参加中央电大八一学院士官远程教育学习。

  “士官远程教育教学方式便捷、灵活,非常符合基层工作实际,丰富的教学资源和众多名师的悉心培养,使我受益匪浅。”贾元友感慨地说。

  参加了士官远程教育后,不管工作有多忙、任务有多重,贾元友每天总要看几页书,记几篇笔记。辛苦的付出加上学习方法的灵活掌握,他很快收获了甘甜。2010年春节,在团队即将接装最新型主战坦克时,他被团选派到工厂参加接装培训。有了在八一学院刻苦学习的经历,他对新装备理论的学习驾轻就熟,很快掌握了新装备的理论和运用,并先后两次担负向首长解说新装备的任务,被誉为“问不倒的解说员”。

  说到学习,谈起八一学院,贾元友总是心怀感激。在军区士官远程教育总结表彰会上,贾元友作为士官代表发言,他深情地说:“参军入伍成就了我的军装梦,八一学院成就了我的大学梦。八一学院不仅仅赋予了我一张金灿灿的学业证书,更重要的是教会了我终生受用的知识和能力。八一学院的经历,永远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信念捍卫铁甲兵王

  学习成就了他的梦想,但真正能让他化蛹成蝶的却是他勇往直前的信念和坚定不移的忠诚。

  贾元友是幸运的,他驾驶过我军两代三型主战坦克,但每一次装备的更新换代也将他推到人生的岔路口上。

  2010年9月,为迎接新装备的到来,贾元友所在坦克连被改成机步连,他又一次面临人生的选择。

  有战友提醒:你已经创造了士兵的辉煌,如今进入信息化时代,大学生士兵越来越多,你比得过硕士、博士吗?还是见好就收吧!

  有朋友邀请:你在部队3次提干未成,代理了10年排长,再干下去也是个兵,你再看看小时的同学、退伍的战友,有的干建材买卖,有的当煤矿老板,一个个都发了,你还是趁早转业,跟着我们干吧!

  还有亲人呼唤:老父亲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妻子长年在外打工,儿子5岁了只能在照片上叫爸爸,赶快回来,把这个家撑起来吧!

  ……

  面对这些善意和现实,贾元友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拿起扫帚开始打扫卫生,把宿舍地板拖了一遍又一遍,窗户擦了一遍又一遍……抚摸着他立功受奖戴大红花的照片,他感慨万千。最后,他还是做出了人生最艰难的抉择:继续与坦克为伍,坦克走到哪他就走到哪。于是,贾元友又被分到坦克六连。

  第4次被免去代理排长职务的贾元友,依然保持着战士的冲锋姿态。他到了新连队后,破除了10年以上老兵不站岗的“老规矩”,自觉担负岗哨任务,抢着打扫环境卫生。“铁甲兵王”以特有的魅力,再次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位年过30的老兵一到晚上就一头扎进书本里发愤读书。有战友调侃说:“老贾,你现在说到底也就是个兵,还研究什么联合作战指挥?”

  贾元友认真地说:“未来战争一域直接影响全局,战士胸中也必须装着整个战场!”他详细地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学习感悟:“在体系作战的整体链条上,每个作战单元不再只是单纯的火力打击点,还是战场信息传感器,这就要求我们既是战斗员,也是指挥员……”

  2011年6月,军委首长接见贾元友时,亲切称他为“士官教授”。贾元友倍受鼓舞,用一个标准的军礼向军委首长表达了一名士兵的忠诚和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