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广角 >> 国际资讯 >>正文
Coursera提供免费大学课程 商业模式仍未定型
中国网 时间: 2012-07-27  作者: 柯山  文章来源: 搜狐IT  责任编辑: 文远  编辑信箱

  北京时间7月2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撰文介绍了初创公司Coursera与美国各主流高校签订合同,通过它的平台提供免费课程。文章提到,关于如何获得营收,合同中提到了很多方法,但Coursera仍未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

  全文概要如下:

  Coursera才运营了几个月,但这家公司已经会说服了一些全球知名大学通过它提供一些免费课程。通常行动缓慢的大学都抢着和这家迅速成长的公司签订合同。但这些大学和Coursera到底签订了什么合同?如果课程免费,Coursera和参与的大学如何赚钱去维护呢?

  从签订的合同中可以找出一些端倪。在《信息自由法案》的框架下,《高等教育纪事报》拿到了Coursera和密西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签订的协议,后者是首个与Coursera签订合同的公立大学。Coursera方面表示,与其他合作伙伴的合同与这份大同小异。

  合同显示即便是Coursera也无法确定它如何才能获取营收。在合同的结尾部分,有一个名为“公司可能的货币化战略”的章节,列举了八种潜在的商业模式,包括让其他公司对课程进行赞助。这意味着从斯坦福大学选取免费课程的学生可能将面对横幅广告和推广信息的狂轰滥炸。但是各大学有机会根据不同的课程,否决任何赚取营收的建议,因此合同中只有极少部分是固定不变的。

  Coursera联合创始人安德鲁•吴(Andrew Ng)同时也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众人的集思广益,而不是一整套方案。吴称:“我们办公室周围有很多的白板,创意就不停地被写在上面,然后被擦去,反反复复。”不过这个集思广益的清单中不乏令人惊异的创意,包括将大学课程内容出售给公司,用作内部培训等。

  Coursera正在追随一种在硅谷初创公司中非常流行的做法:快速建立,以后再担心钱的问题。风险资本家,甚至还有两所大学已经向其投资了超过2200万美元。Coursera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斯坦福教授的达芙妮•科勒(Daphne Koller)表示:“给我们投钱的风险资本家一直在告诫我们,如果建立了一个改变千百万人民生活的网站,那么钱就会随之而来。”

  设计商业模式

  显然Coursera已经说服主流高校,它的运作模式是可行的。

  乔治亚理工学院21世纪大学中心主任,参与了与Coursera谈判的理查德•A•德米罗(Richard A. DeMillo)表示:“在早期谷歌就没有从搜索中赚到过一分钱。广告支持的搜素是一种商业创新,随后变得可行起来,原因在于大量的流量都指向谷歌。如果我们获得增值,就会有很多人转向Coursera,现在不能做的事情,到那时就可以做了。”德米罗认为,最终的商业模式甚至没有出现在合同里,会在以后被设计出来。

  密歇根大学的官员没有及时回应置评要求。

  Coursera的领导者们表示,他们正在积极寻求名单上的两种赚钱方法:通过课程的学生可以支付较少的费用获得证书;在希望寻找工作的学生和寻找合格雇员的公司之间建立中介。

  即便是这两个创意也仍在实现过程中。安德鲁•吴表示,大学合作伙伴还未决定证书的收费是多少。但他期望收费额在几十块美元左右。Coursera仍然在研究怎样才能更好地为雇主服务,以及收费标准。当被问到相关问题时,安德鲁•吴表示:“我也希望能告诉你多一点。”

  当获得收入以后,大学将会获取其中的6-15%,这取决于它们提供课程的时间长度,以及Coursera从中获取了多少利润。在除去成本核算和营收佣金后,双方还能获得20%的毛利。这意味着Coursera将获得现金流的大部分。

  佐治亚工学院的德米罗开玩笑的表示:“我怀疑大学要向Coursera狂扔飞镖才能拿到钱。”

  另一个悬而未决的细节就是免费课程中的教授是否也应该分一杯羹。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副教授兼主管学位的高级副院长彼得•罗德里格斯(Peter Rodriguez)参与了和Coursera的谈判。他表示,虽然教授现在还不能从课程中获取收入,“但从长远来看,这是有可能的”。

  Coursera主张这些课程是没有知识产权方面的权利的。两位创始人称,这一举动反映了他们的理念,也就是大学应该完全控制相关内容。科勒表示:“一位教务长告诉我们,这份合同显然是由学者而不是律师编写的。我把这当成是一种恭维。”

  傲慢的双方?

  没有规定大学只能和Coursera合作。这意味着大学可以突然将Coursera帮忙更新的材料拿到其他地方去。但科勒认为,比起大学本身,公司吸引的学生数要多得多。她打趣地说:“你可以开发自己的平台,你可以将课程放在自己的网站上,但你不会有74万名学生。”从这里可以看出Coursera目前的用户数。

  当Coursera的合同被展示给专门研究教育相关公司的富国证券分析师崔思•乌尔丹(Trace A. Urdan)时,他发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主流大学都在积极拥抱在线教育,但凤凰城大学等学校的早期努力被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嗤之以鼻。

  乌尔丹表示,合作的是最傲慢的两类机构,硅谷公司与精英学术项目发生接触。双方都认为是自己先进入这个领域。他们会说,我们已经在这里了,这是合法且真实存在的。

  乌尔丹认为,这个计划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大学花在教授和设备上的钱。他说:“利用现有项目的确可以获得一些额外收入,但没有第二个系统可以解决高等教育的成本危机。价位奇高的教育一直在接受补助。”

  科勒坚持认为,公司提供的课程与凤凰城大学的存在根本不同。她解释说:“他们还是在计算机上使用传统的教学方法,而不是使用技术作为根本方法。他们没有规模经济。我们正在做的是一名老师教5万名学生。这是降低成本的方法。”

  合同中提到的其他潜在商业模式:

  向社区大学销售课程:合同中提到向社区大学提供课程内容,并为社区大学中赚取学分的学生提供定制化课程。在杜克大学与Coursera谈判期间,双方就这个想法进行了理论上的讨论。杜克大学教务长彼得•朗格(Peter Lange)表示,他相信Coursera会积极促成这类的模式。他说:”这是我的期望,Coursera可以作为中介。让我们直接去社区学院推广是不太可能的。”

  收取学费:合同中还允许大学向为了赚取学分的本校学生提供Coursera课程。在这种情况下,根据不同的情况,大学要向Coursera支付平台使用费。到目前为止,积极推行这一模式的只有华盛顿大学。该校副教务长大卫•绍特马里(David P. Szatmary)说:“我们不想赚钱,我们就像资助课程的发展。”他表示,华盛顿大学期望增加设计课程和剪辑课程视频的员工开支。作为学费,对于Coursera收取的每位学生25美元的费用,华盛顿大学会代为支付。

  提供“安全评估”。合同还提到了一种可能性:建立测试中心或其他让学生可以证明自己的服务。但吴表示,他们最初的研究显示,人们对这个想法的兴趣不大。他说:“这不是我们现在的发展方向。认为作弊会消失的想法是幼稚的。但我认为这还不是目前的主要问题。”

  对于学校的官员来说,他们更多的是感到恐惧,而不是可以从中获取收入的承诺。弗吉尼亚大学的罗德里格斯表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认为,如果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话,这会让我们的收入降低。对于大学在做的事情,高质量的潜在替代品可能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