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广角 >> 国际资讯 >>正文
“公开课”高等教育的革命
中国网 时间: 2012-07-20  作者: Tamar Lewin  文章来源: 译言网  责任编辑: 文远  编辑信箱

  现阶段网络公开课是不提供学分的,仅仅提供结业证明(statement of accomplishment)及成绩。但是华盛顿大学首次打破这个惯例,将于今秋为网上学习者提供学分。这一举动使得其他高校也纷纷效仿。华盛顿大学教务长(provost)David P. Szatmary指出,这一项举动需要参与该项目的学生交付一定费用,并且要在指导老师的指导下完成一定量的课后作业。

  Coursera,这一家刚创立一年的网络公司,致力于利用网络学习重塑高等教育的网络公司,创办者是两位来自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学家。周二,Coursera宣布已经有12家研究型大学与其签署了合作协议。也就是说在今年秋天,Coursera将会在线上推出100多门免费的网络公开课程,预计全球数百万的求知者会因此受益。

  在此次扩张之前,Daphne Koller及Andrew Ng——Coursera的两位创建者——就指出,Coursera的注册用户已高达68万,拥有43门课程在线课程,其中这些课程均由密西根大学、斯坦福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提供。

  目前Coursera的合作者包括:加州理工学院、杜克大学、乔治亚理工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赖斯大学、加州大学圣佛朗西斯科分校、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华盛顿大学和佛吉尼亚大学。国外合作高校包括:爱丁堡大学、多伦多大学以及洛桑联邦理工大学。其中参加某些高校的课程还能获得学分。

  乔治亚大学21世纪教育中心的主任Richard A. DeMillo表示:“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教育变革,它是如此的新颖,且具有巨大的潜力,使得每一个大型的研究型大学都不愿错过成为此次变革中一部分的机会。”

  这项变革得益于技术的进步,其中包括:改进的线上播放平台、个人化的教育资源以及强大的课程体验评估系统。正是这一切才使得网络公开课成为可能,并且让数以百万的人们获得了高等教育的机会。

  大多数网络公开课覆盖了计算机科学、数学以及工程科学,Coursera在此基础上还提供了医学、诗歌以及历史学等课程。以前网络公开课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个陌生的词汇,直到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课程的推出,成功吸引了全球190个国家的16万听众,这才使得网络公开课走进人们的视野。尽管只有很小一部分的学生真正将这门线上课程听完,但是不得不承认对于网络公开课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一个数字了。

  美国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主席Molly Corbett Broad表示:“网络公开课现象使我们发现民众们对于知识是多么的渴求,尽管现阶段推行公开课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问题,但考虑到以后的大规模推广,这是十分重要一个实验阶段。”

  现阶段网络公开课是不提供学分的,仅仅是提供结业证明(statement of accomplishment)及成绩。但是华盛顿大学首次打破了这个惯例,将于今秋为网上学习者提供学分。这一举动使得其它高校也纷纷效仿。华盛顿大学教务长(provost)David P. Szatmary指出这一项举动是需要参与该项目的学生交付一定费用的,并且要需要在指导老师的指导下完成一定量的课后作业。

  专家表示按照目前的状况网络公开课是否能成功推行还为时过早。Coursera获得了2200万美元的融资,其中37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来自于加州理工学院与宾夕法尼亚大学,目前看来Coursera在网络公开课方面比较有优势。但是,也不乏强劲的竞争者,例如,由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联合创立的edX和由斯坦福大学教授人工智能的教授Sebastian Thrun创立的Udacity。这些网站均将网上过长的课程资源分割成较短的视频单元,并且在其中加入课堂测试等互动活动,例如学生自由讨论的网络论坛。但是Thrun也表示尽管网络课堂前景巨大,但是他认为我们还是不能过于乐观,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项研究证明网络公开课的学习效果与传统课堂一致。

  作为Coursera的创始人Koller表示能让在世界各地的求知者都能登录Coursera聆听课程是Coursera的目标。每个我们的合作学校都能自主设计及提供其免费公开课程,并且自主决定是否提供学分。例如,洛桑理工大学就在网络上提供其以法语讲授的课程,目前有半个非洲地区的学生能够登录Coursera来选择他们感兴趣的课程。

  鉴于目前Coursera并没有营利,故Coursera与其合作高校均不需向双方支付费用。双方的合作模式是共同分享后期网站的盈利。虽然这意味着Coursera必须要自负盈亏,或许采取向学生收取证书费、服务费及公司招聘费来实现,但Koller与其合作者都表示这不是他们所担心的主要问题。目前2/3Coursera的线上学生来自于海外,并且许多课程的学生数量高达几万名,这对于在高校任教的教授们来说是一个难以抵挡的诱惑。密西根大学的Scott E. Page教授表示当他得知他的所教授的模型思维有近40000次的下载时显的格外兴奋。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他的课堂学生只有5名,换句话说他网络课堂的学生数就等于他在学校授课200年的学生总数。其它教授们也表示他们的学生们也从网络课堂获益,因为他们能通过网络课堂提前预习功课,然后再到课堂上来进行讨论。另一个来自于斯坦福大学的密码学教授Dan Boneh也支持了这一观点,他表示通过让学生们事先预习能够使我在课堂上有更多的时间讲授我认为比较重要且困难的知识点,并且能够更加深入的探讨某些问题。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某些课程并不是Coursera所独有的,你也可以在其他网络公开课网站上发现重复的课程。例如Coursera的合作高校杜克大学也与麻省理工大学、Udacity及2Tor有着合作关系,其教务长Peter Lange表示:“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领域,所以我们必须采取灵活的市场措施,故与两三家公司进行合作是很有可能的。”

  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避免网络作弊。Antonio Rangel这个来自加州理工学院的经济学教授就表示,如果不能解决网络作弊问题,他将不会考虑为其教授的网络课程提供学分。Udacity就这一问题提供了一项解决方案:通过让每个学生参与统一考试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该服务将收取80美元考试费,该考试将委托具有国际化背景的Person教育集团在全球开展。

  另一个问题就是评分机制。例如Coursera的人文课程是采用交叉评分的机制,这个机制你首先需要确定参与评分的学生是符合一定要求的,然后他们才能参与交叉评分,当然他们的成绩也是由其它符合要求的学生进行评定。但是,Koller指出我们还不能确定每个学生都能符合要求,而且也不清楚如果参与评分的学生不符合要求会带来什么后果。

  对于网络公开课将对收费的线上教育机构产生什么影响还有待时日来验证,是否它也将对那些提供这些课程的高等学校产生负面影响。但是,许多教授并不认为这将对高校产生什么影响。

  密西根大学的Page教授也表示:“实际上关于网络课堂是否会冲击现实高校的争论由来已久,但是实际上高校除了传授知识外,还帮助青年人进行人生的一个过渡——18-22岁,这比起传授知识要复杂的多。其实网络课堂是为那些22岁以上的国际学生及求知者而开设的。”

  同时Koller还指出:“学生们可以选择参加一个系列课程,这样在最后结业的时候学生将获得某一特定专业必须技能与知识。我们的目标也并不是为学生们提供学历证书,我们只是对这种非正式教育模式所能带来的变革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