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大学文化 >> 美文杂谈 >> 正文
我这六十年(十一)
中国网 时间: 2012-05-14  作者: 艾岁翰  文章来源: 《中国电大报》  责任编辑: 戴维  编辑信箱

  爸爸于1972年末被定为人民内部矛盾,出了牛棚。全家挤住在1968年被省委造反派扫地出门后分配的两间小矮房里。妈妈来南昌照料爸爸,我们家又团圆了。看着爸爸在关押劳改多年间用几十个别针自行“缝补”的破烂衣服和被褥,妈妈不禁心酸落泪。

  这是与爸妈朝夕相处难得的日子,有机会听爸妈细数如烟往事。例如,1931年1月爸爸应邹韬奋之邀加入生活书店时,韬奋以孔子语:“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为他代取笔名“寒松”之由来;1935年爸爸化名“易水”发表文章《闲话皇帝》,导致重大“新生事件”,蒋介石亲令通缉,党资助他流亡国外,到中共驻共产国际(莫斯科)代表团《救国时报》任编辑的经历;抗战爆发后回汉口生活书店,1938年3月入党时在中共长江局(周恩来书记、王明副书记)谈话的情形;其后在重庆任生活书店总店编委,负责书店日常编辑工作,并以书店总务主任的公开身份,常去中共办事处向周副主席请示汇报等往事……我提议,给总理写封信吧,说不定有助于早日恢复工作。爸爸久久地看着报纸上周总理的照片,缓缓地摇头:“总理也很艰难啊!”

  经申请,爸爸年底住进了省政府招待所二部,等待政治结论和分配工作。同住二部的有原省长方志纯、朱旦华夫妇,原团省委书记万绍芬(后任省委第一书记)母女等家庭。招待所有食堂、公共卫生间、洗澡堂等,比原住处感觉温馨和安全多了。

  爸爸挨整了10多年,如饥似渴地盼望工作,然而屡次申请未果,愤慨地说,废弃这么多老干部不给工作,这也是犯罪啊!1975年5月,受尽摧残的爸爸内伤和旧病发作,内脏大出血,入江西医院干部病房救治,全家人聚在身边照料。姐姐们数年未见到父母,此来南昌会面,竟是在医院,竟是爸爸弥留之际。经医院抢救无效,亲爱的爸爸、苦难的爸爸于7月2日含冤去世。爸爸逃过了蒋介石的毒手,却没能逃过“四人帮”、康生一伙以文获罪的魔掌!我心里悲愤淌血!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电大  版权所有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电子邮件: dianda@china.com.cn 电话: 86-10-58840272/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