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开风貌 >> 北京广播电视大学 >> 校友风采 >>正文
笑面人生——相声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姜昆
中国网 时间: 2010-03-30  作者: 姜昆口述,张红整理  文章来源: 北京电大  责任编辑: 湘子  编辑信箱

  [简介] 姜昆,男,中共党员,1950年出生,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1985年毕业于北京广播电视大学中文专业。1976年进入中央广播文工团说唱团任演员,1985年当选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广播说唱团团长,1995年任中华曲艺学会会长,2001年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艺术研究所所长, 2004年任中国曲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这个轨迹就是一个完善自我的过程,一个不断学习、不懈奋斗、勇于拼搏的过程。我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完善,追求一个一个的人生目标,一步一步实现自己人生蓝图的。我相信,只要努力耕耘,就一定会有收获。

  我的事业是在笑声中成长的

  我初三毕业,去了北大荒,在青春年华最好的时候一直跟锄杆子打交道,没跟笔杆子打交道。但我觉得,人是要有奋斗目标的,包括在自己的事业发展上要给自己设立一个个目标,要给自己画一个蓝图。我一直在给自己画蓝图。当连队宣传员的时候,我总是想到团部去工作;我在团部宣传队的时候写了一首诗,在兵团报纸上发表了,高兴得不得了。能够到兵团,有一天再到省里边显露一下头角,那又是我一个新的目标。我由连宣传队到团宣传队,再到师宣传队、兵团宣传队,然后由兵团宣传队又到省代表队,由省里的代表队终于进入专业团体,我就是在一步一步地实现着自己的人生蓝图。

  到了中央广播文工团说唱团以后,在我的面前有山一样的屏障,马季、侯宝林、李文华、郭全宝、郝爱民,所有的演员都让我感觉到高山仰止。那时候真是诚惶诚恐,我唯有努力,唯有奋斗。我结婚一个星期就跟马季老师、李文华老师、唐杰忠老师等人组成了一个创作班子,来到湖南桃园深入生活。我好唱,就去学山歌,马季老师跟当地文化馆的馆长一起琢磨,写《新桃花源记》,反映粉碎“四人帮”以后的大好形势。15天以后,春节到了,大家该回去了。马季老师说:“不行,我的作品还没有写出来,我不走。”他不走,我也不走。别人说,你刚结婚一个星期就跑出来了,15天过去马上就过春节了,你不回去,你老婆怎么办?我不回去。因为那时候我真感觉到我面前的道路太长了,如果我不一路小跑,拼足体力地往前争,我会掉队的,我可能会跑不上我看到的那条康庄大道。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等于给自己烧了一把火,加了一个码,让我能够在这条路上走得更快一点,能够跟上队伍。后来的一个月,跟着马季老师,我创作了《迎春花开》。那时候,我是特别用心地给我在专业相声上开了一个非常好的头。我很喜欢回忆那段经历,永远忘不了桃花源那令人憧憬的世外桃源,我庆幸自己做出留下的决定,并且永远忘不了马季老师手把手地教我。30年了,2006年我回到了桃花源,看看过去曾经和马季老师在山上住过的地方,我还写了一首诗:“梦牵魂绕三十年,竹声鸟啭溪水潺,不是舞墨弄文雅,曾经住过桃花源”。我为这件事感觉很骄傲。

  好的开头意味着成功的一半。但是有了好的开头并不意味着永远,一个人的成功或者成长在于不断地给自己加码。我把自己心中的感觉或者人生的经历看成一个天平,当我觉得我成功的时候,我要翘起来的时候,就在心中天平的另一头加一个砝码;当我感到落入低谷的时候,感觉自己不行了,赶不上时代了,或者人们又批评我、对我不满意的时候,我就轻轻地从心中的天平上把一个砝码拿下来,鼓励自己:姜昆你还行。所以,我在十几年的奋斗过程中心态一直是比较平衡的,无论是当一个普通的相声演员,还是做十几年的说唱团团长,或是我做了三年的艺术研究所的所长,包括现在主持全国曲艺家协会的工作。其实,每个人的生活在一定时期都有一个小的目标,当然是为了一个整体的大目标。我自己的大目标就是相声,我喜欢相声,相声给了我一切,相声使我有了今天的社会地位,所以,我现在还要不遗余力地把我所有的精力、包括我各方面的能力全部奉献给相声,因为相声属于社会,属于喜欢它的人们。笑口常开,青春常在,是我对所有人的祝福,也是我的事业的动力和根基。

  学习使我有了笑的资本

  我是1985年上的电大。1984年年底,李文华老师的嗓子不行了,后来被确诊为喉癌,这时候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我还要不要演出。如果继续演出,肯定得换人,那对李文华老师就意味着威胁。他那时50多岁,才华刚刚显露出来,也算大器晚成。他跟我一起合作了5年时间,全国上下都知道李文华三个字,是公众认同的最好的一个演员。我当时反复地考虑,我不能让他在刚刚知道自己病情的时候就发现一个人已弃他而去了,而且是跟他很亲密的人,是在全国观众心中占有一定位置的人。一个相声演员不能说话已经是一种灾难,而“姜昆离开”这种打击,从某种程度上说,可能比喉癌的打击会更大一些。所以我就跟李文华老师说:您踏踏实实养病,您养病期间我绝不跟别人合作!我就抱死了您了,就我们两个人合作。我现在上电大去,学个一两年、两三年的时间。当时全国电大开设了自学视听考试,就这样我参加了电大的自学视听生考试。

  在电大学习方面,我们家也有一个传承,我父亲是1962年电大中文系的第一届学生。电大重新恢复办学以后,1985年的时候,他看我们在电大学习,他又跟我们一起报名,第二次参加了电大的学习,他是两次的电大毕业生。现在他已经过世十几年了,但是我还一直记得他的这段经历。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他就把在电大学习的古代文学《诗经》教给我。“文化大革命”当中,所有的文艺书籍、文学书籍都不能看的时候,我认真通读了我父亲的两套北京电大的课本,很多文学史上的名著,比如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幹河上》、王实味的《野百合花》、张天翼的《包氏父子》,还有赵树理的《李有才板话》等等,当时都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接触不到的。我感到很新奇,都认真地看了。我父亲是教师,他喜欢中国古代文学,又喜欢书法。父亲的熏陶,使我从小就有一定的文学基础,所以上电大时我选择了中文专业。在学习过程中,《文艺概论》这些课对我以后的艺术实践起了很大的作用。中文专业毕业以后,我又上电大的英语班学习了一段时间。

  电大学习的这一段经历确实在工作上给了我很多帮助,也对我的人生起到了充电的作用。后来,我到研究所当所长的时候,跟全国的理论艺术家合作研讨、,编撰书籍,需要我对专业知识再进行学习。我觉得我学的文学、文艺理论,包括哲学、心理学等等,都比较扎实,可以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我跟这些专家们在一起,也还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这些专家都是宝贝,他们长期以来保持了中国知识分子心中所固有的清贫高尚的作风,“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两袖清风,一心研究学问。我一方面学习他们的品德;另一方面,我也跟他们学习专业知识,在他们研究的基础上看到先人们一代一代研究的传承,这个学习是非常重要的。过去有很多东西,比如变文怎么跟曲艺联系起来?我们现在看就是个简单的答案,就像我们学的数学定理、几何定理似的,但在60年代这就是个谜,真正把它研究出来那是多少人的劳动成果啊!我看到中国曲艺理论家们在非常清贫艰苦的条件下潜心地做一些不为世人所知的研究,心里由衷地产生一种崇敬。所以,我在艺术研究所当所长的3年期间,选择了一个最大的工程,就是为中国曲艺作史作论。现在,《中国曲艺通史》和《中国曲艺艺术概论》这两本书已经出版,我从心里觉得我为中国曲艺完成了一件大事。它不是我一个人的成果,它是我们整个曲艺界的成果,我只是一个组织者,是主编之一。《中国曲艺通史》和《中国曲艺艺术概论》奠定了中国曲艺在中国文学、文化、艺术、理论方面的基础。

  为了保护与发展笑的材料

  我的一生都跟相声连着。我这几年带的研究生基本是研究中国曲艺的。人家一般是研究生找导师,我是积极地寻找、发掘自己的学生。在网络上非常有名的一位叫郝雨的,他唱了“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我们下午没有课……”他这一唱,全国的大学生一呼百应。于是我就在网上找啊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这孩子找到了。他对西方的说唱艺术是很有研究的,我希望他能够以一个现代学生、流行歌手的面貌出现,与我们中国最民族最传统的曲艺艺术结合,这将是非常有意义的。

  21世纪中国曲艺的主题定为“保护与发展”。我们民族的东西如果不保护它,很可能随着时尚的东西就被人遗弃了。现在时代不同了,时尚的东西多了,但是好的东西还是有共性的。中国曲艺艺术口语化,用词精确,贴近老百姓的生活,是语言艺术的魅力,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财富。中国的口头的民间文学艺术,是由我们的老祖宗创造出来的,而且经过了无数艺人的加工、提炼,成为最精华的东西。今天,在我们看来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它是多少代中国曲艺艺人的心血。我们真正了解了这种文化的底蕴、分量、价值,就会有一种崇敬。有了这种文化的底蕴,人就有了基本的素质,也是打造一个人的成功、成才的一个基本的因素。

  人一般追求的是成功,其实更重要的还是成才。因为,做任何事情材料是最基本的东西。成才意味着有更多的发展前途,尤其在学习基础知识的时候,还是应该为成才多做一些准备。有人说,我不愿意读书了,文凭对我没用,比尔·盖茨没拿文凭照样成功。但是,我们不知道,一个成功后边有多少个失败伴随着。所以,我们不能眼睛只盯着成功,第一还是要先成才,只有成才,才能成功。

  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不可能在所有的事情上都成功。我曾经办过很多商业方面的事情,一件都没有成功过,但我在组织大家进行相声演出方面几乎没有失败过。成功对人也是有选择的,在这个领域成功不一定在那个领域成功。所以,一个人在打造基础时应更多地在成才方面去努力,成了才再去选择哪个行业更适合成功,应尽量选择能够成功的行业。不是每个人都很清醒,不是每个人的选择都是正确的。失败是难免的,因为,当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有时甚至理念和观念上的竞争都是十分激烈的,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做好准备:我不一定能成功,但是我是一个能成功的材料。

  至于我,我的成功,我的生命是和相声、和笑连在一起的。为了保护与发展我们民族最传统的曲艺艺术,保护与发展相声事业,为人生创造更多的笑料,我会永远笑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