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政策   |  财经   |  国际   |  健康   |  教育   |  文化   |  论坛   |  直播   |  投资   |  地产   |  奥运会
新闻   |  图片   |  华人   |  法制   |  军事   |  体育   |  旅游   |  艺术   |  博客   |  访谈   |  名企   |  消防   |  专题库
评论   |  天气   |  国情   |  环境   |  科技   |  工会   |  地方   |  读书   |  报告   |  视频   |  电大   |  联盟   |  供应商
频道首页电大新闻专题报道电大系统招生简章资源展示开放教育学生服务开放课堂 本站搜索
用户名登陆 学号登陆  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网 >> 电大频道 >> 首页 >>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 媒体关注 >> 正文
东莞时报:龙凤兰——从打工妹到大学老师
中国网 | 时间: 2009-05-22 15:30:17 | 文章来源: 东莞时报

  主人公素描:

  龙凤兰,1992年,仅高中学历的侗族女孩追着汽车屁股,到了火车站,跳上了南下的火车。随即,陷入了一个巨大打工潮的旋涡中。成为一个标准打工妹后,她重拾课本,完成未竟的学业。从就读于深圳电大的法学专业,一直到2006年,从西南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来,她又守在东莞城市学院校长办公室外面,守了两三天,终于有机会交上自己的简历,成了城市学院的一名讲师。

如今的龙凤兰  记者王锦彬 摄

  有一根刺,叫悲愤。

  这根刺,深深地刺在龙凤兰的心里。刺激着龙凤兰,从小保姆、煤厂搬运工、打工妹,一直成长为一位大学老师。

  昨日下午,东莞城市学院,面对数百位大学生。龙凤兰一身黑衣,身影孤独,在空旷的讲台上大声疾呼。从农村的贫穷到当年的收容制度。她毫不忌讳说,自己为了躲避警察查暂住证,躲在屎尿横流的公共厕所,整整一夜。

  讲台上方,一条横幅——“以积极的心态引领自己的人生——龙凤兰老师励志讲座”。

  学生处老师递了条子上来。希望她按演讲稿说,不要太激进。龙凤兰尴尬地笑,点头。

  下了台,她说,自己很孤独。出现在讲座中,最多的三个字是,“为什么”。

  这个疑问,从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一个贫瘠山村开始。

  1992年,仅高中学历的侗族女孩龙凤兰,追着汽车屁股,到了火车站,跳上了南下的火车。随即,陷入了一个巨大打工潮的旋涡中。成为一个标准打工妹后,她重拾课本,完成未竟的学业。从夜大、本科,一直到2006年,从西南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她又守在东莞城市学院校长办公室外面,守了两三天,终于有机会交上自己的简历,成了城市学院的一名讲师。

  回溯自己十余年来的坎坷经历,龙凤兰语速很快,她不停喝水,说嗓子疼。

  “你现在还悲愤吗?”

  龙凤兰先是笑,拢了拢黑发,说,其实,我一直都是个农民。

  老家生活

  老师叫我学安子作家,我觉得太慢

  记者:你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是厌学吗?

  龙凤兰:是因为太穷。家里五姊妹。供不起。高中时,有一天,我爸为了给我送10块钱的生活费。从山上下来,坐的是矿车,车翻了。爸爸24根肋骨,只剩4根是好的,其他的全断了。我内疚得很,心想,要不是读书,爸爸也不会那样子。而且村里面,女孩子读书读到高中,顶头了。我干过一个多月保姆,45块钱。还去煤厂搬煤,一天5块钱。

  家里也打算让我学点裁缝手艺什么的。但我就想出去打工。以前看了部电影,《特区打工妹》,讲她们出人头地,我好羡慕。高中老师说我文笔好,叫我学安子,那是一个作家。可我觉得这条路太慢,想打工,快点挣钱,改善家里。我父母不肯,说外面乱。

  记者:那怎么跑出来的?

  龙凤兰:有一天,我一个初中同学,叫龙慧媛,她是在深圳打过工的。现在又和她堂妹龙慧春一起去。我恰好看到她们上汽车走了,就连忙跑回家,带了点衣服,跟老师借了200元钱,跟哥借了40元钱。坐了另一趟车,跟在她们后面,到了火车站。幸好赶到了,她们还没走。

  深圳打工

  没暂住证怕被抓到,就躲在厕所里

  记者:后来这240块钱的命运如何?

  龙凤兰:火车票都用了三分之一的钱。下了火车,去深圳横岗,本来有直达的车,25块钱。结果被卖猪仔,卖了三趟。花了70多块钱。我们不下来,司机就拿钢管打人,赶。我们都哭出声来,才又退了5块钱。只剩78块钱了。

  记者:找工作顺利吗?

  龙凤兰:到了横岗,住旅馆,十块钱一晚上。嫌贵。买了床草席,三块钱。卷起,背在后面。龙慧媛有经验,招工一下就招上了。我和她堂妹,头两天都在别人厂房或院子墙角睡。第三天,因为一个打工的被抢劫,警察来破案,撵我们这些人。我怕被警察抓到,因为没暂住证,就到处躲。龙慧媛担心得很,怕我们被抢、被强奸,就求我们回去,说她来出车费。我不肯。后来想到一个主意,躲到那种特别脏的女公共厕所。里面屎尿都浮上来,到处都是,蚊子也多。开始我们站,后来两个腿受不了。就把厕所门拆下来,洗了洗,放在厕所里那种蹲的台子上,勉强坐了一晚上。

  记者:后来是怎么找到工作的?

  龙凤兰:镇上有个工厂,很大。别人不敢去,说要靠关系。我胆子大,就去。当时有一双好点的皮鞋,大姐的,从家里带来。平时我光着脚,舍不得穿。到厂门口时,再穿上。居然应聘上了,在流水线上做。包吃包住,每个月300元。

  读书时光

  自学考上大学,DV专题片感动老板

  记者:这算是你人生一个转折点吗?

  龙凤兰:算不上。我后来去了另一家厂。那才是我人生的转折点。进去一个月,厂里要让大家提建议,看怎样提高生产率。大家都没去写。我琢磨了一通宵,交了。老板蒋介山很高兴,说我写得好,升我做领班。没过几个月,又升我做仓管经理。干到1997年。有了十多万元,投资了一个厂,占了一点点股份。

  记者:那算是不错了。为什么又放弃这些,去读大学呢?

  龙凤兰:其实还想去读书,想考大学。我一个同事连考三年,都没成,放弃了。我就不信邪。晚上加班,我把书放桌子下面看。我的基础很差,英语老师是个高中生,代课的。他教Thank you very much,写了一行汉字让我们读,叫‘三颗药喂你妈吃’。所以先补英语。蒋老板来检查,我慌了,忙塞到桌子下。结果蒋老板说,这是好事啊,以后正大光明学。1996年,我考上深圳电大法学专业。

  记者:重回校园,感慨良多?

  龙凤兰:喜欢得不得了。我就想,把厂里工作辞掉,去电大扫地。上课近点。别人都说我疯了。我就没辞。读了电大,我一鼓作气,又考了西南政法大学,2000年,辞了职去上课,算是正式脱产。后来又考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研究生。

  记者:你有这样的丰富经历,与普通大学生,有些不同吧?

  龙凤兰:大学时我做调查。回来一趟家乡,专门把家乡贫困拍成了DV,花了两千块钱请人播音,台词我写。又拿着这碟去深圳找人扶贫。蒋老板和夫人看了,花了十万块钱给我们修了条路。前年,村里出了本乡志。还专门说到我。

  应聘工作

  在院长办守了两天,当上大学老师

  记者:你成为大学老师的事情,也挺传奇的?

  龙凤兰:嗯,2006年3月份,还没毕业。我就到东莞城市学院应聘。有几千个人应聘。我的简历都没人理。毕竟我是从社会出来的,不是正规军。

  我就去宋院长办公室门前守。守了两三天。宋院长出现了,我就上去,噼里啪啦把自己介绍一番。宋院长有些好奇,他第一次遇到我这种人。就留意了。

  后来,我又去找了一次。他就把我的简历递给旁边一位管人事的,说我精神可嘉。到了4月份,我最后一个被聘上。

  记者:你在讲座中提起过你女儿。今天,你给学生们讲你的故事。这些事,给你女儿讲过吗?

  龙凤兰:从来没有。她今年11岁。小学一年级时,她姥爷给她说过我的事。她当时就哭了,说妈妈怎么这么可怜。她还小,也很难理解。等大了,我或许会给她说。

 

作者: 荣建华 蔡嘉莉  责任编辑: 湘子
 
 ◆ 学生服务          更多>>>
 ◆ 招生简章          更多>>>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电大频道   版权所有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电子邮件: dianda@china.com.cn 电话: 86-10-5884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