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政策   |  财经   |  国际   |  健康   |  教育   |  文化   |  论坛   |  直播   |  投资   |  地产   |  奥运会
新闻   |  图片   |  华人   |  法制   |  军事   |  体育   |  旅游   |  艺术   |  博客   |  访谈   |  名企   |  消防   |  专题库
评论   |  天气   |  国情   |  环境   |  科技   |  工会   |  地方   |  读书   |  报告   |  视频   |  电大   |  联盟   |  供应商
频道首页电大新闻专题报道电大系统招生简章资源展示开放教育学生服务开放课堂 本站搜索
用户名登陆 学号登陆  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网 >> 电大频道 >> 首页 >>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 媒体关注 >> 正文
时代商报:鲍鹏山 这个“英雄”挺另类
中国网 | 时间: 2009-04-19 14:23:07 | 文章来源: 时代商报

  人物简介鲍鹏山,男,安徽六安人。现为上海电大中国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文学艺术系副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古代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论语导读》、《后生小子——诸子百家新九章》、《寂寞圣哲——影响我中学时代的一本好书》、《论语新读》、《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思想的历史”丛书(三本):《天纵圣贤》、《彀中英雄》、《绝地生灵》。主编《中国古代文学通论》等。其学术散文文笔优美,思想独到,自成一家。作品被选入多种文集和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

  洋洋洒洒60集,贯穿整个牛年始末,鲍鹏山的《新说水浒林冲系列》号称为百家讲坛最浩大的一项工程。没有《红楼梦》的凄婉,没有《西游记》的离奇,要讲好《水浒传》,着实是一件费功夫的事,但是鲍鹏山做到了。如今,他的新说水浒系列俨然已经成为百家讲坛又一个王牌之一。近日,记者采访到了鲍鹏山。这位智者娓娓向记者讲述了他和“水浒”的故事。

  表扬强盗,水浒是奇书

  记者:很多人说您是百家讲坛里最温文尔雅的老师。

  鲍鹏山:可能因为我戴眼镜吧,呵呵。我一直讲课的风格就是这样的。

  记者:您觉得水浒新说新在什么地方?

  鲍鹏山:很多记者都这样问我,其实水浒故事就那些,怎么讲也都是那些人,但是关键是让人感觉这个点我没听过,这件事我不知道。关键的细节还有,就是我会用新的价值观来讲述水浒故事,老为新用吧。我现在看水浒和以前人看是不一样的,我的作用就是引导人们去感受新的水浒里的思想。

  记者:您觉得讲水浒难吗?

  鲍鹏山:挺难,因为在百家讲坛讲水浒,稍不注意,就会引发口水战,有人会觉得你讲的很像文学批评,所以,我一开始就把水浒的人物逐一点评。

  记者:有人说水浒写的都是强盗的故事。

  鲍鹏山:可以这样说吧,落草为寇的强盗,但是书里是整体的褒奖,这在以前是公开表扬强盗,是不被允许的,所以说水浒算是一本奇书。

  记者:这本书您有什么样的地方没有讲到吗?需要回避的内容会有吗?

  鲍鹏山:当然,水浒里有很多暴力镜头,比如剐肉、割头等。

  英雄林冲,也有懦弱时

  记者:水浒里您比较喜欢谁?

  鲍鹏山:谈不上喜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比如林冲,他很谨慎,不莽撞,长得也好。但是我没把林冲讲成大英雄,他是被逼成英雄的,不太符合今天我们心目中的英雄形象。因为我觉得他很懦弱,我讲的时候也讲过,比如林冲听说娘子被调戏,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到了门口,听到两人的说话声,他敲门而入,这时候还能敲门说明什么?说明他不想和高衙内发生正面冲突,因为他不敢。他一个口头禅就是不敢,这个我讲过很多次。水浒里这样的人物很多,每个人都会用一两个细节来说明性格。鲁智深我也很喜欢,很有性格很幽默。

  记者:水浒里的女性人物很少,您觉得哪个有特点?

  鲍鹏山:“一丈青”扈三娘我比较喜欢,容貌美丽、武功高强。她是一个悲剧人物,全家被李逵血洗,又被错配给了矮脚虎王英。

  记者:您为什么没讲李师师?很多人很关注这个人物。

  鲍鹏山:我对她不是很了解。

  记者:您研究得这样透彻,前后一共看过多少次水浒?

  鲍鹏山:四五次吧。其实我觉得小说从某种意义来讲就是人生,读小说就是在看一个人生故事。

  记者:您去过“梁山”吗?

  鲍鹏山:呵呵。我去过多次山东,却没有到过梁山。书里描写的那个地方我一直在寻找。

  记者:武松赤手空拳打死老虎,这事有可能吗?

  鲍鹏山:这个应该没有问题的,有打虎神功的人肯定是有,不过武松带了哨棒,也不算是赤手空拳。

  记者:水浒里说英雄都是八尺,有那么高吗?

  鲍鹏山:其实在古代八尺的概念大概在1.9米左右,和我们现在的不一样。

  面对争议,宽容才是真理

  记者:您觉得现在讲水浒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鲍鹏山:真情吧,我觉得现在看水浒被感动就是因为情,我们现在很缺的就是情。

  记者:您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为什么会说自己无趣呢?

  鲍鹏山:我太太说我这个人很闷,在外面滔滔不绝,回家就没声了。其实我现在接受采访还会紧张,有时候看到电视上的自己,便立马躲到书房去。我没有什么爱好,除了读书、写字就是聊天。但是在外面说多了,回家就不爱说了。

  记者:您曾去青海支教?

  鲍鹏山:是的,我毕业后就申请去了青海支边与支教,在青海教育学院教了十几年书。

  记者:那段日子对您有什么影响?

  鲍鹏山:安心读了十几年的书。

  记者:现在支持您的人和反对您的人一样多。

  鲍鹏山:宽容理解,这就是我的心态,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水浒。我专业研究的并不是水浒,只是爱好。我只是在讲大家知道的、却没有看出来的事情。

  记者:有人说你是百家讲坛里的新“英雄”。

  鲍鹏山:不是英雄,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记者 赵雪

作者: 赵雪  责任编辑: 文远
 
 ◆ 学生服务          更多>>>
 ◆ 招生简章          更多>>>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电大频道   版权所有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电子邮件: dianda@china.com.cn 电话: 86-10-5884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