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政策   |  财经   |  国际   |  健康   |  教育   |  文化   |  论坛   |  直播   |  投资   |  地产   |  奥运会
新闻   |  图片   |  华人   |  法制   |  军事   |  体育   |  旅游   |  艺术   |  博客   |  访谈   |  名企   |  消防   |  专题库
评论   |  天气   |  国情   |  环境   |  科技   |  工会   |  地方   |  读书   |  报告   |  视频   |  电大   |  联盟   |  供应商
频道首页电大新闻专题报道电大系统招生简章资源展示开放教育学生服务开放课堂 本站搜索
用户名登陆 学号登陆  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网 >> 电大频道 >> 首页 >>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 专题报道 >> 雪域高原 教育使者 >> 正文

中央电大西藏学院的援藏者们
中国网 | 时间: 2008-02-21 11:59:30 | 文章来源: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

  

  在西藏学院,记者有幸结识了几位颇有性格的援藏者,他们在西藏过着充实、痛苦也快乐的生活,他们是“雪域高原的教育使者”们真实生活的代表。

小程: 相识三天就结婚

  小程,27岁,到西藏已六年,脸上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露出贝壳般的牙齿。高原上长期的紫外线照射并没让这个山东姑娘有明显的“高原红”痕迹。她似乎永远都是那样的精力充沛,一般人在西藏连行走、说话都会放慢脚步,她却连跑带颠一天内几次往返布达拉宫却没太多的反应。甚至在海拔近5000米的阿里地区,她的身体状况跟内地竟并没有什么差别。她说从踏上这片土地就没有过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自己天生就应该属于这片土地一样,当她操着一口很地道的藏语跟老乡聊天时,没有人说她是汉族人,顶多说她是“半藏半汉”。

  作为西藏学院的招生负责人,她还负责学院办公室的日常管理工作、财务工作,同时是9个班的班主任,管理600个学员。这在西藏学院里并不算特例,因为这里所有的管理人员几乎都身兼数职。她笑着跟记者说,自己现在都快变成婆婆了,她会不厌其烦地给学生解答基本类似的问题。为学生做思想工作是她班主任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她介绍说,目前在拉萨地区因学费问题退学的很少,这些学员多数都来自于政府机关,学费多数都由单位报销。他们的问题主要对学习没信心,坚持不下去,所以定期非定期地给学员们打电话鼓劲显得尤为重要,所以她“每天24小时开机,手机一块电池根本不够用”。

  严格意义上讲,小程并不属于国家政府行为的援藏人员,目前她是学院里唯一一个每年都需要签聘任合同的员工,但她好像并不在乎这些,工作积极,效率很高,自己考了导游证,还在今年考上了西藏大学历史系的研究生。六年前的一天,还是北京某中学体育老师的小程来到西藏旅游,没想到游玩途中,一位山东青年对她一见钟情,认识第三天男孩说,我们结婚吧!小程眨眨眼睛说,结婚也挺好,结吧!第四天两人就领了结婚证,从此她就留在了西藏。

  结婚六年了,她从没有为当初的举动后悔过。小程笑着说,不认为当初留下来是“高原反应”,时间越久自己就越喜欢这片土地。小程提起与朋友到阿里地区去,新手机落在了那里一个很小的面馆,十多天后,她重新回到那个地方,没想到老板远远地摆着手喊“手机,手机”!

  小程动情地说,喜欢西藏人的纯朴,想一辈子呆在这里,做更多的事情。

小吴: 到拉萨闯天下

  与小程类似,小吴也是自己跑到西藏来的。2003年,小吴大学毕业后与同学共同开了一个软件公司,因没经验,不久就关门了。后来,经受不住“日光城”的诱惑,带着仅有的26块钱,来到了拉萨,他报考西藏市政府公务员被录取了。“这个地方适合白手起家,只要有能力会有许多人主动找上门”。尽管后来他离开市政府重新下海亏了16万,他还是为自己感到自豪。他说,作为穷人家的孩子,只凭26块钱进藏,能有这样的经历也是一种财富。

  小吴刚刚来西藏学院不到四个月,主要负责计算机网络维护工作,他觉得工作强度不大,只是每天反复性的工作较多,“本来想到这个地方歇歇的,至今还没有这个机会”。他说对于他这种急性子的人,西藏学院是一个非常磨练人的地方,最初他的个性经常与学院管理方式出现冲突,后来他慢慢感受到针对成人学生的工作,许多内容体现在细节上,平时工作如果不仔细,常常会给学生、学校带来很大损失,所以他不敢有任何懈怠。

  来西藏不到三年时间,小吴已经感觉到身体发生的一些变化: 他曾经是高中、大学时的长跑劳动员,现在已经跑不动了,“刚来时踢足球能打个半场,现在跑几步就不行了”。“以前在内地下蹲起来偶尔会感到头晕,现在头晕的持续时间越来越长”,“记忆力明显减退,跟内地同学聊天反应会更慢一些”。尽管有这些反应,小吴说四十岁以前不准备回到内地去,透过宽宽的黑眼镜,他很认真地说,这边到处都是发展的机会,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刘旭明: 精神第一

  刘旭明,39岁,属于援藏二代,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西藏工作,至今已十七年,夫妻两地分居十年。作为西藏学院第一名全职人员,五年来他一直主持学院的一线工作。他不会讲藏语,但喜欢唱藏族人的歌,喜欢雪域高原那种无拘无束、快乐生活的状态,他骨子里似乎就存在这种西藏情结。

  他出生在敦煌,小时就随父母不断迁移,在湖南,甘肃、格尔木都读过书,在重庆读大学毕业后,1990年分配到户口所在地西藏,任西藏大学电教中心老师,当时整个西藏大学仅有一个三层的教学楼,“教职工住的是土坯房,冬天特别冷,睡觉时会有老鼠在身上爬来爬去”。最初几年他也曾经想过离开,利用休假期间,他到深圳转了一圈,想下海,但当看到下海的同学每天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样子,他决定还是回到拉萨。

  自从来到西藏学院后,他就没再动过离开西藏的念头,虽然此前他对远程开放教育知之甚少,但他非常谦虚地向援藏干部学习,并与他们结下了很深的友谊。员工在提到他时,无不流露出对这位大哥的尊重。无论员工加班到多晚,刘旭明都一直在办公室陪着,饿了一同吃盒饭,完工一同到街边小店喝酥油茶。看到领导这样,下面员工没有任何理由不努力工作。

  2003年7月,刘旭明在从外地回拉萨途中遭遇车祸,当他睁开眼睛,发现两个人正压在自己身上,右胳膊已经断了,幸好没有性命之忧。在医院仅住了半个月,他就跑了出来,为的是赶着参加在外地举行的教学工作会议。没想到过安检时,报警器不停地响,原来是他胳膊里的钢板在作怪。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用左手按住右手写字,也是在那段时间他学会了左手拿筷子吃饭。

  刘旭明说,已经习惯了天天看到蓝天、白云,人际关系相对简单的环境,现在回到内地反倒有些不适应,每年休假回到昆明的家里,他主要是陪家人,很少出门,也没有什么熟人,在昆明五年,邻居和他从没打过招呼,这样的生活与他在西藏工作时忙忙碌碌,周末和一堆朋友坐一坐,喝喝茶,打打牌的生活截然不同。

  “我理解物质应该是第二位,精神是第一位,但现在很多人恰恰弄反了,先把物质条件搭建好再来构建精神层面的东西,在这时候其实自己已经失去很多。”刘旭明略有所思地说,西藏的生活让他感到很充实并且愉快,这很重要。他计划在今年或明年把夫人和孩子也接到拉萨来,这样也就可以结束十年来的牛郎织女生活了。

  一般人只知道,初到西藏的前三天会有高原反应。其实,对于许多内地人来说,无论在西藏待多少年,高原反应始终是存在的。西藏大学副校长、中央电大西藏学院院长韦泰旭作为四川大学的援藏干部,从2005年底到现在,没有一天敢间停吃三种药,藏药——珍珠七时丸,中药——白芷养心丸,西药——倍他洛克。只要有一天停药,他马上心里发慌,心脏时跳时停,最严重时心脏早博达到一天12000多次。在西藏学院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还有不少援藏者忍受着疾病的困扰、与亲人分离等困难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地工作着……

作者: 李桂云  责任编辑: 文远 专题美术设计:刘春霞

 
中央电大新闻 更多>>>
  2009年7月4日至5日,“2009全国社区音乐活动展播”专题研讨会在浙江杭州萧山区召开。 详细>>>
 ◆ 地方电大新闻        更多>>>
  2009年8月6日上午,西安市政协督办(56号)提案办理情况座谈会在西安电大召开。 详细>>>
 ◆ 专题报道          更多>>>
 ◆ 招生简章          更多>>>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电大频道   版权所有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电子邮件: dianda@china.com.cn 电话: 86-10-58840258